第二百八十四章 沒搞進去就先爽了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啊哦……”

    趙曉翠情不自禁的一聲嗚咽,高粱嘎的一下頓住了,感覺趙曉翠挨擦著自己大鬼頭的縫子邊流出了一股熱乎的東西。“趙曉翠,你叫喚啥,我還沒搞进去呢!”

    “哦!”趙曉翠扭捏著臉蛋。“我……我太紧張了,一想到你那大家伙要进去,我就先舒服上了。”

    高粱聽完了一樂!只有聽說男人沒进洞門口先丟了貨的,沒想著女人也有沒搞进去就先爽上了。

    “知道了!你紧張啥,都湿滑了,連磨蹭也能省掉,等下還有更好受的。”

    “別太急,受不了,慢點兒……”趙曉翠心存畏懼與期待,紧張而刺激的準備接納高粱的侵入,一點也不敢大意。

    “知道了!快張開腿,把下面的縫子拉大點兒。”高粱有搞李美芬的經驗,人家還主动掰屁股腚子呢。

    說完高粱沉下屁股,感覺软软的縫子邊滾烫舒適的吸納著,趙曉翠很配合的把兩條腿分的更開,大大的,把床頭的被子都擠到地上去了。

    高粱在紧湊的通道里面往返拉鋸,備受擠壓而不屈不撓。趙曉翠的適應能力很快,或許是水多的原因,只有剛開始皺了下眉頭,很快忍耐過之后就只剩下躺好了享受無比充實和被擠壓摩擦的快感。

    當然,這是高粱悠著,沒火力全開,不然趙曉翠這身子骨,還不得讓高粱干到散架了。

    “夠了,到底了,受不了……嚄……”嘴里嚷著受不了,可最好一聲卻跟吃肉似得吧唧嘴,顯然是因為高粱控制到位,給趙曉翠抄底后適合而止,只有酥麻软痒而讓趙曉翠唏噓不已,全身被難以言狀的愉悅所包容。

    趙曉翠的呻吟讓高粱很受用,當然,張玉香的呻吟更加讓高粱紧迫。

    忽然高粱回想起去年年底操趙曉翠的那一回,是帶著怨氣來操的,高粱還依稀記得,自己說邊日趙曉翠的時候,邊操弄邊說干高駝子家女人,而趙曉翠也附和著。

    “趙曉翠!我干高駝子家女人。”說完高粱只覺得心底一麻,一種異樣的舒服感涌上心口,心尖子都打顫。“我干他女人,使勁干!”

    趙曉翠已經有些迷糊了,依稀聽到高粱說干這個字眼,嘟著嘴附和道:“哦……快干,小梁快點……”

    高粱只覺得心尖子都要爽飛了,膝頭一软,整個人趴在趙曉翠身上,兩只手捂著软软的**,就跟握住兩個樁,在趙曉翠软软的身子上面不住的爬行。

    趙曉翠沒有多大持久勁,呻吟了一段,身子猛地跟抖篩糠似得,尖叫聲沉寂下來,良久才悠悠的吐了口氣。“小粱!我好了,舒服死了。”

    高粱還沒好,不僅沒好,還差得遠呢!不過今天是周六,高粱下來買蚊香就是想好好的和張玉香睡一覺,那才是高粱动力的源泉。

    高粱想張玉香也跟趙曉翠想高粱的大家伙似得,光想想都能舒服,何必在趙曉翠的身子上死磕呢!

    買蚊香才是正事,趙曉翠不過是順便把她給日了。

    “好了,好了,趙曉翠,好了就穿衣服吧。還等著你家開店門的,要不高駝子回來就不好了。”

    趙曉翠是還想歇一會兒,剛才可跟抽干了力氣似得。不過聽到這話,趙曉翠不得不擔心,便穿起衣服下床。

    回頭一瞧,高粱那大家伙頭昂揚著依然怒視著趙曉翠,好像怪趙曉翠沒伺候好似得,讓趙曉翠不由得心里面有些打突。

    趙曉翠倒不是怕高粱那家伙頭,雖然巨大,可是長在人身上管著呢!總不會蹦出來咬人。而是這剛才一發日的,都是她舒服了,高粱還沒射出來。

    這讓趙曉翠想的有點多了!男人和女人搞事,當然得兩個人舒服才成。只圖一個人舒服,那遲早得有偷人的事情發生。

    就跟高駝子一樣,只管在上面干蹬腿,結果趙曉翠忍不下去了,說啥也得偷回人。

    趙曉翠擔心高粱也和自己一樣,沒讓高粱射出來舒服上,要是他以后不來找自己日了可咋辦?[!--empirenews.page--]

    “小粱!要不再來一回,高駝子上村委會去了,這會兒肯定沒那么快。”

    高粱撇了撇趙曉翠。“呵呵!趙曉翠,剛才不是說夠了么,再來一回我可不留勁了,骑得你吐黄水。”

    “不是不是!”趙曉翠趕紧擺弄手,兩個奶球掛胸口擺弄起來,側著身子,翹立的屁股讓人有一頭扎进去想法。

    高粱還真有搂著趙曉翠屁股再搞一頓的意思,不過估摸著趙曉翠是受不住,而且還得留著晚上去睡張玉香。把趙曉翠操得太好受了,別讓這女人到時候成天粘著也不是個事。

    “小粱!你讓我好受了,我也不讓你憋著,我……我給你砸吧砸吧!”說著趙曉翠蹲下身子,握著高粱的家伙。

    這法子不錯,讓每個女人給自己使回嘴,跟搗每個女人的腿窩子都是一樣的,充滿著刺激和新鮮感。

    不過高粱還是有點擔心高駝子。“趙曉翠,你咋知道你家高駝子不會這么快回來?”

    趙曉翠沒留神高粱說話,嘴巴一張,卷著舌頭裹弄著高粱的大家伙,一下給吮进去一大截。

    “咳咳咳……”沒成想趙曉翠這一口砸的太厲害,直接堵滿了嘴,趕紧抽出來咳了幾聲。

    “他呀!昨晚跟高支書喝了一夜,跟爛泥似得,一大早又去了,說什么野菜干的事,這回肯定妥了,回頭就能賺大錢……”

    高粱剛鉆进软软的嘴皮子里滑行,就被吐出來,舒服勁一下斷掉了,無比期待再次进入。不由得去按趙曉翠的腦袋,趙曉翠說到一半的話給打斷了,低著頭嘴皮子软软的碰到高粱的鬼頭。

    這回趙曉翠順從的偏著腦袋,慢悠悠的銜进去,只見巨大的頭頭撑開趙曉翠的嘴,滿滿的撬開牙齒,在里面抽动著……

    當高粱從趙曉翠家出去的時候,口袋里塞了兩包煙,扯開了一包點上了,覺著特別的帶勁。因為這煙是日女人日來的,不花錢。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