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心里有算計呢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這頂高帽子扣下來,高粱頓時急了,這他娘的盤算的好呀!要是小爺說不答應,以后在村里都沒法做人了,準得在后面給人指背心。

    “原來這樣呀!娘的,白瞎操心了,高支書,你咋不早說呀!”

    “好家伙,高根明家這小子真有出息。”

    “是呀!大出息,沒聲沒息就帶著大伙賺了兩趟。小粱,叔信你,你帶著大伙干!”

    底下吵吵嚷嚷的,大伙眉開眼笑,越是高興,高粱就越覺得心窩子涼颼颼的。這會兒都在興頭上,要是自己逆著干,還不把全村人都得罪了。

    可要是順著,高唐這老狗日的餿主意就打成了,以后村里弄的野菜干項目,就沒自己啥事了。

    “小粱!你帶著大伙干是不是?”

    “小粱,你說句話呀,嬸子信你!”

    男男女女的吆喝開,在高粱耳朵邊吵嚷個沒完。

    娘的!這高老狗日的,還真是厲害!狠!狠著呢,比滿文軍那老賊頭還狠。高粱也就差點在滿文軍身上吃了虧,沒成想這老狗日的算計的更厲害。

    真要把自己捏在手里的東西交出來,高粱萬分舍不得,可是不交出來咋辦!真把全村人都得罪死?

    忽然,高粱靈機一动,那咕嚕嚕的眼珠子轉悠得一下就有了主意。

    “大伙別咋呼!好好說話不是。”高粱中氣足,聲音一下就鎮住了,清了清嗓子,高粱上回在村部發過避孕套,弄得像模像樣,所以一點也不慌亂。

    “同志們!”

    下面大伙歪咧著嘴樂,有些個活溜的年輕小伙立即想到了上回發套子的事兒,樂呵呵的笑鬧著。

    高粱也管不住,只要不影響說話就成。“我高粱咋忘了大伙了,野菜干的事我,確實我找著人買了。不過我這有兩件事也得跟大伙說道清楚。”

    “第一,剛才高支書說的不準確,麥子能種,野菜賤!不占地頭,咱們先在荒地上試著,要是能成,再推廣開,這樣才對!不瞎干蠻干不是。”

    “對!沒錯。”心里面還有些忐忑的人趕紧附和上。“小粱說的有道理,這骑驢找馬一點也不耽誤。不像某些人,就是瞎倒弄。”

    這種效果高粱很滿意,成功讓大伙明白了,事落在高唐和鄉政府身上,都是瞎搞。

    “第二個,我就跟大伙說明白話了,其實我這心里也沒底呀!”

    高粱攤攤手,做出很無奈的樣。“咱村里人,心眼玩不過城里人,人家說收咱們的野菜,要是一轉頭,名堂來了,要么嫌棄咱村里人不干凈,要么說價錢不合適,要么干脆人影也找不著,到頭來我高粱不是害了大伙么。讓大伙種了又不管收,爛地里了,這事我可干不出來。”

    “所以呀!我這心一直揪著呢,就怕這樣,那就沒臉待村里咯!”

    今日真是被折騰夠了,好不容易讓大伙燃起了希望之火,高粱這么一番說道,而且有理有據,立即又懸了起來。

    “不過,現在好了。有鄉里領著大伙干,啥事有鄉政府不是。咱們只管種菜拿錢,多好的事不是!我高粱也放心了,只要鄉里給撥款子,先給咱們把錢弄來了,就是要咱種疙瘩,咱也在地里種出來,對不對!”

    莊稼人小九九,自個都會算!

    聽高粱這么一扯,大伙立即明白了,這事確實懸呢!要是管種不管收,那可不成,光逮著高粱也沒法子啊!把人逼死也不成,還能把錢變出來不是。

    這有鄉里摻和进來,不就正好么,大伙只管往鄉里要錢。城里人就讓鄉鎮府去擺弄,大伙挑撂子不管事,省心,只管種菜!

    “對!鄉里給錢,咱們就種,鄉里不給錢,咱們就不種!還得先給。”

    有厲害算計的女人立即反應過來了,順著高粱那意思立即往上湊活,瞧大伙領悟的這么快,高粱心里可樂了。

    既然高唐那老狗日的逮著自己不得罪鄉親的想法,那自己就反將一軍,鄉里要搞,成呀!先給錢,才不信鄉里能弄出這么多錢呢![!--empirenews.page--]

    要是真弄出來了,那正好,上縣里紀委鬧一番,這錢哪來的,金旋和高唐準得吃不了兜著走。

    “對……大伙留個心眼,瞧電視里演的,好多黑心當官的忽悠咱老百姓,種這種那的,到頭來都爛地里了,人影都逮不著,吃虧上當的還不是咱們,所以,得先給錢,必須先給。”翁叔公這老貨一說,大伙的情緒被煽动起來了

    沒成想被高粱這么一攪和,鬧成這樣,高唐心里沒底了。這小畜生!暗罵也沒用,這事高唐根本做不了主。

    “大伙別急!我高粱這會計也不是白當的,給大伙算了筆賬呢!咱們高阳村一共130來戶人家,一家出一份地,按二十斤菜干錢算,每戶分六百塊錢。這樣大伙才劃算。”

    村民們一聽,瞪大了眼珠子瞧著高粱,心里面可樂壞了。這還沒翻一片土呢,就白得了六百塊錢。這可得賣幾畝地糧食才有的賺頭了,跟白拾的一樣,這好事上哪找去喲!

    “小粱,大伙信你,你這賬算的好呀!就六百塊,少一分咱們也不種。”李娟和田秀娥領著一幫子女人笑鬧著。

    這時候,看了半天大戲的劉長喜終于開口說話了。“小粱!你別先挑动了大伙的情緒,這事有沒有影還得看鄉里的說法呢!”

    “對呀!大家別急。”王蓉這個婦女主任上前來安抚一下鬧開了的女人。“咱們只是在村里合計,這事還得匯報到鄉里去,沒影呢!”

    高粱眨巴眨巴眼睛,對王蓉的說法很滿意。越是說沒影,大伙就越期盼,高唐的壓力就越大,到頭來肯定要去跟鄉里的金旋匯報。

    會是開不下去了,但是也差不多,到了大中午,大伙都回家做飯去了。不過心情都是帶著滿滿的期盼。

    高粱摸了把腦門的汗,今日幸好自己機靈,雖然松了嘴,但是卻讓高唐那老狗日不好過。

    只要掐住了這事,野菜干的事還是自己的。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