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穿裙子更方便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不過張玉香并不滿足就止于此,壓著高粱摸弄的一只手往下,伸到了兩腿中間。“小粱……下……下面、里面,摸吧,讓我要飛起來……”

    張玉香的奔放,短時間讓高粱有些措手不及,并不知道張玉香轉變了心態。

    不過這方面高粱反應很快,在外面的裤子上磨蹭幾下,感受著張玉香下面的形狀,從裤頭上往下鉆进去。

    或許是有了準備,所以往常的紧身裤張玉香今天沒穿了,換了一劍松紧帶的裤子。

    高粱覺得張玉香穿紧身裤還是蠻好看的,裤子貼在腿上,襯得兩條腿修長筆直,看著就忍不住想要捏一把。

    但是紧身裤頭可不好解,這會兒又是大晚上的,不求好看,所以正合高粱的意,拉拉松紧帶就进去了。

    摸弄裤子的這一會兒,高粱忽然有了一種想法。“玉香!下回你穿裙子成不,那樣更方便不是!”

    “你……小東西,還挺多歪主意!”張玉香吹著氣小聲說。

    高粱樂滋滋的朝張玉香的腿窩子里面掏去,白白嫩嫩的沒有一點礙手的絨毛,高粱還特意在小小隆起來的額頭上面用手指頭輕輕的刮了兩下。

    “玉香!你是要我先弄手指頭弄吧?”

    高粱問道,他是不樂意磨蹭的,覺著直接了當的上刺刀拼殺一番爽快,這都怪高曉曉,讓自己憋這么久了。

    對于高粱的提問,張玉香不想回答,不光是讓高粱用手指頭,她還有更多的想法。

    張玉香起伏著胸口。“你手指別进去了,就在口子外面……上面……往我那兒摸。你……你搓一搓看……”

    “外面搓!”高粱皺著眉頭,下面都胀得厲害了,咋還在外面打擦邊球呢!不過張玉香從來不主动,這一番主动邀請下,高粱覺得新鮮而刺激。

    新鮮勁暫時把那股亢奮給壓下去了,高粱按照張玉香的指令,別著手指頭往下扣,攤開手掌往下面搓上去。

    “小粱!找找……找找上面的那個點,給那兒搓一搓!”張玉香咬著牙,酸麻的直咧咧,可是卻沒忘了指引高粱。

    “玉香,你是讓我摸你的**核呀!”高粱恍然大悟,這個點高粱知道,書上也說了,那叫阴蒂!

    不過高粱喜歡叫**核,因為這樣叫比較貼切,而且弄得清楚。

    小電影上也演了,一撥弄著,那些女人全都哭咧咧的叫喚,嗓子都不要了,完了讓高粱最覺得驚心动魄的是后面,弄著弄著那些女人忽然屋里哇啦的喷出一股尿來。

    那股尿射出來后,高粱整個人都有種高涨而即將要喷涌的熱情,因為那太惹眼了。

    而且尿著的女人好像特別特別的舒坦,哇哇叫的不顧一切,尿完后更像是抽掉了骨架子似得,跟爛泥似得,扶都扶不起。

    他娘的!有那么爽嗎?高粱很懷疑,也很想試一試,讓張玉香嘗嘗滋味看。

    “玉香,我摸弄的時候你跟我說說是啥感覺。”高粱中指先撇開兩片純純,找到肉縫,然后沿著肉縫往上。

    等按到一顆有點硬的圓珠,高粱開始用中指頂磨,心里面暗暗咋舌。

    張玉香這顆**核,比自己的指頭都不小了,以前咋沒注意呢,還是搓著搓著就變大了呢!

    “玉香,大了,又大了一圈!”

    “你……別說話!”張玉香窘迫得很,本來就是很難為情的事情被高粱這么一說,羞得用手背捂著嘴巴,急促的扭擺幾下,配合的上下抬腰,急迫的道:“你只管搓揉就好了,別說話。”

    高粱見張玉香不僅受用,而且反應很大,扭轉著身子需求著。一時間高粱也不說話了,中指跟加了電似得開關,按住**核旋轉起來。

    而張玉香也跟著扭腰擺頭,紧閉著雙目,盡力的充大鼻孔呼氣。“小粱,輕點……輕點……”

    這番尋著了巧勁,高粱舉一反三,不再只是單純的旋轉,按捏、上挑、下撥、紧搓慢揉,一番活动下來,張玉香跟泥鰍似得在身上鉆來鉆去,兩腿紧閉,死死的夹住高粱的手。[!--empirenews.page--]

    “玉香,舒服頭頂了?”高粱試探著問。

    “飄……飄了,我的身子都要飄了。”張玉香滿足的回答。

    沒想到這樣摸弄也能讓女人挺了身子,高粱算是頭一回,算是開了眼界。連趙云霞都沒這么試呢,主要是趙云霞每回都是先吮后操,急不可耐!

    也就是張玉香,要換了別的女人,高粱也不樂意這么著。為啥呢!這不是光女人好受嗎。

    高粱樂意讓張玉香飄飄欲仙的快樂,別的女人就沒那么好了,肯定先操弄一頓再說。

    “玉香,你尿沒?”高粱還惦記著電影里女人喷出來的畫面。

    張玉香刷的一下臉埋得抬不起來。“小粱,你……你咋說的,我……我怎么會……”

    沒喷啊!高粱有點失望,要咋樣才能喷呢。

    張玉香慢慢平息了,可她抱著張玉香不松手,鼓了好一會兒勇氣,羞答答的說:“小粱,把你那東西給我夹一會兒。”

    丟了身子,下面空落落的,需要結實的家伙夹一下,不過張玉香的性子還是習慣性的給自己找了個借口。

    “小粱!我就想感受一下。”

    高粱這才停了尋思咋讓張玉香喷了的想法,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來,那話兒都憋得氣悶了。

    張玉香把手從高粱的脖子上拿下來,放到他的裤裆里,那根坚實的大棒頭聳拉出來,光溜溜的翹著。

    “小粱!咱們去大樹后面,那里避風、暖和!”

    張玉香拽拉著高粱的那玩意,向大樹后面走去,高粱很順從的跟著,跟牽老牛似得。這讓高粱很想笑,可是忍住了,因為今天張玉香好不容易換了個人似得熱情得很。

    這是高粱很樂意見的事,別讓自己一笑給笑得張玉香羞澀了,那才叫糟心呢!

    大樹后面,張玉香和高粱站定了。張玉香把裤子褪到大腿上,靠著柳樹倚了下來。高粱被拽著家伙呢,哪能不傾下來,靠上張玉香身上。

    張玉香把手里的東西塞进了大腿根的叉縫里,閉紧了腿。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