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第二百九十九章 噴張老師臉上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第2章第2卷]

    第310節第二百九十九章喷張老師臉上

    就是不知道女人吃男人的家伙是啥味道,張玉香尖著鼻子聞了,這機會可不放過,高粱立即問問:“啥味道?”

    “有點腥!”張玉香輕輕的皺了下眉頭。“還有股熱氣。”

    還沒等高粱回味這答案的意思,張玉香挺了挺身子,握直了高粱的家伙,成九十度,筆直的對準自己的嘴,從鬼頭尖子上慢慢的銜进去。

    張玉香吞的很慢,就個大鬼頭也吞了半天,可是微微顫动的身子,和豐厚的嘴唇全壓上來,證明張玉香還是第一回給男人含呢!

    高粱心里既興奮又期待,張玉香螞蟻啃似得,熱烘得嘴巴,還有高粱心理的愉悅匯聚在一起,讓高粱感覺靈魂都要冒出來飄出去了。

    就連龙灣豪庭那小姑娘給變著法子給自己吹,高粱都沒這舒服感覺,簡直是心底跟**連成一片,飄上天似得。

    這還是淺層的,張玉香還沒全含进去呢,只在大蘑菇頭上溫软均勻的涂抹!

    涂抹了好一陣,高粱魂飄飄、心顫顫,都不知道自己在哪了。

    張玉香慢慢的吐出蘑菇頭,輕輕的呼氣。這種不徐不疾的賢淑氣質讓高粱很快找到了張玉香跟其他女人的不同,也很讓他著迷。

    “舒服……這滋味兒,啥好处都不能換呀!”高粱長長的嚄了一口氣。張玉香瞧了下高粱,輕柔的笑了,看得出來她也很高興,雖然她并沒有什么舒坦滋味。

    不過剛才的問題在快感消失之后又在高粱的心里面繞彎彎。

    “玉香!問你個事?”

    張玉香正拭擦著嘴邊的口涎,把有些亂的頭發重新攬好,也不放后背上披著了,而是都攬到一邊去。

    “怎么了?”

    “這家伙滋味不好,你咋還喜歡吃喲!”高粱摸摸腦袋,很不解的眼神。

    張玉香一愣!沒留神高粱問了這么刁鉆的一個問題,嘴邊吐了吐泡泡,嘟嘟囔囔的說:“小粱,你不懂女人?”

    “我咋不懂了?”高粱收收腿,歪著腦袋追問道:“到底是啥樣的滋味呀?”

    張玉香忽然調皮似得眨巴眼,笑呵呵的說道:“啥滋味你自己嘗嘗不就知道了?”

    “……”高粱就跟吞了大饅頭在嗓子眼上,噎得說不出話,張玉香彎了彎眉毛,有意思的翹起了嘴角。

    “那成!等下我也嘗嘗你的滋味兒。”高粱一會兒又活溜了,而且不是隨便說說,這個想法已經很久了,尤其是今天下午最為強烈。打定主意要在張玉香光潔的饅頭洞眼上舔一舔。

    “小粱你……”

    張玉香哪里說得過高粱,被這么一說,又扭捏了起來。還以為高粱順嘴說的,可不要被他等下當真了又胡鬧,張玉香趕紧不朝這上面說了。

    “能有什么滋味,有點兒咸!”張玉香小聲的說道。“不過你不懂,這不是啥滋味能說清楚的。做了你的女人,就得讓男人高興,不能虧了男人!”

    張玉香的思想很傳統而且根深蒂固,不是那么容易轉變的,只要心里順從了,認為男人就是天,不大聲說話,也不吵嚷。

    這也是張玉香心里面繃著的原因,認為自己對不住他男人陳明亮。可是陳明亮說了難聽的話,還說再也不回來了,張玉香心里就有些放縱了,下意識的把高粱當男人。

    高粱聽的挺認真,而且好像很懸乎,但是張玉香默默的變化卻讓他很興奮。

    “玉香!我高興呢,只要和你睡,我啥都高興,我要和你睡一輩子去。天天讓你飛了。”高粱的聲音很坚定。

    “呵呵……”張玉香笑了笑。“再過幾年我就老了,沒樣了,,那時你看都不想看我,咋還能……”張玉香說不下去了。

    “玉香!瞧你說的,就算是再過上二三十年,你還是俊俏得很,一直那么诱人。”高粱忽然覺得張玉香很貼心,不由自主的說出了貼心話。“放心吧!就算你老皺皮了,你依然是讓我高粱念念不忘的張老師。”[!--empirenews.page--]

    張玉香心里很暖,他男人以前倒是說過這樣的話,只是等發現了她的不同后,再也沒有這樣了。

    不管高粱說的真的還是假的,張玉香都很感动,這是女人的通病,明知道不實際,可是卻爱幻想,選擇相信!

    感动之下,張玉香越發的溫柔似水,輕輕揉了揉高粱身下的家伙,斜盤著身子傾下來,用舌頭小心的包卷高粱的兩顆蛋蛋,細致小心,讓高粱享盡了溫柔。

    張玉香的手也沒停,抚著高粱的棍子,摩擦起來,摩擦的并不熱烈,但是高粱覺得這種舒服就像平靜的湖水,心安理得。

    過了一陣,張玉香的手口換了位置,在銜住高粱的蘑菇頭后,張玉香猶豫了一下,口腔里卷了卷舌頭,然后一點點的把高粱碩大坚挺且火熱的玩意埋在她溫柔的口腔里,在里面翻卷荡漾。

    她不斷的晃动腦袋,左搖右擺,不斷的牽动著……

    高粱終于表情夸張的揚起脖子抬著頭,釋放了体內的那股熱流,此時張玉香感覺到了小高粱在嘴里劇烈的跳动,慌忙的仰頭讓高粱釋放。

    剛一吐出蘑菇頭,冷不丁里面的東西就抑制不住的出來了。就像沒防備水管里突然喷出來的水,被打的滿臉都是粘糊。

    “哎呀!”張玉香不斷的用手去擦,朝上面甩。“小粱,你真不小心,弄得我都睜不開眼了。”

    正在舒服中的高粱哪里顧得上這些,等抬頭睜眼,張玉香臉上掛著自己的東西,很混亂而淫荡的樣子,讓高粱有種異樣的快感。

    就好像看著滿臉光鮮的城里人,昂然闊氣的走在村里人面前,卻沒留神前面是個糞坑,然后一頭栽下去了……

    高粱很快就收回了這種心思,暗暗罵了自己,這樣可不行,是對張玉香的褻瀆,以后可不能了。

    “小粱!你呀你,咋這么快呢,也不先說一聲。”張玉香埋怨的說道,粘糊的東西在臉上弄不干凈也抹不干凈,弄下來了也要沾在手上。

    高粱還以為張玉香埋怨他咋喷了,也對,張玉香今晚還沒讓高粱插弄一下,一直盡心的服侍著!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