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第三百章 舔張玉香的白虎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第2章第2卷]

    第311節第三百章舔張玉香的白虎

    高粱頓時有些底氣不足,以往都是先讓女人劇烈的爽利了,硬了身子,然后他再喷涌。

    可是今天嘗到的是張玉香溫柔似水的一面,超乎所以的舒適感,所以免疫力大大削弱。況且這兩轮砸吧下來,憋了這么長時間,再不喷也要憋壞咯。

    高粱從沒遇上這事,自己先賺了舒服反而不安穩。高粱一直坚信,沒讓女人舒服的搞事,自己再怎么爽快也沒勁,因為那樣女人心里面始終在小瞧你。

    “還不是玉香你弄得太舒服咯,我才說呢,娶你做媳婦才是最大的美事呢!”高粱先嘴巴抹蜜甜上一陣。

    接著又說了。“憋了一下午的貨,都在瓶塞邊了,出了好,省的真弄起來不上不下的。沒啥!彈药充足著的。”高粱炫耀似得拍了拍大枪。“等下搞起來更久一些,隨時能讓你享受做女人的精妙。”

    張玉香沒想到高粱這么說,有些愣神!這副模樣反倒讓高粱暗叫糟糕,還以為自己說漏嘴了。

    啥叫憋了一下午,要問起來,總不能說自己妹子給自己這樣含了一嘴沒交代吧!那張玉香不氣昏了才怪呢,高粱做賊心虛揣揣不安,實際上是他想多了。

    張玉香根本沒留心這些個小細節,當然不會按高粱想的問。

    臉上的東西惺惺的,粘糊不舒服,弄得她有點煩。

    “那你先歇歇!小粱,我去洗洗。”張玉香光著腿和身子下了地,回頭還不忘招呼。“小粱,你蓋好被子,可別著涼了。”說完靜止往里面的哪間小屋走去。

    “玉香!灶臺水壺里有熱水呢!”高粱忽然想起這個,對里面的張玉香說道。

    男人不能涼了身子,虧!女人更不能沾冷水,不然會落下病根!熱水是放在灶頭上的,灶堂子里面有暗火管著,一直熱乎。

    高粱在里面沒歇上多久,煙還沒抽完呢,見張玉香粉白的身子到了門口,趕紧把煙掐掉,張玉香不喜歡高粱抽煙的。

    白玉一樣的身子光光的露出來,扭著肩頭一步步走過來,剛剛擦了熱水,身上還冒熱氣,在電燈下,高粱覺得張玉香好像散發著光的女神一樣,很迷人!

    張玉香還是有些羞的,下意識的抱著胸口,遮了兩粒粉葡萄,但是下身就顧不住了,一絲雜色也沒有的恥骨頭上,下面是讓人熱血的凹陷。

    因為邁開步子,高粱紧盯著能看見一張一合的那張小嘴,害羞似得躲躲藏藏!

    高粱頓時有些口干舌燥,歇了這陣,早就恢復了戰力。不過高粱現在更加渴望的是在張玉香身上好好舔弄一番,尤其是張玉香的凹陷地兒。

    “小粱!別看了。”

    “為啥不看?”

    “怪難為情的,你那眼神,好像要吃人一樣。”張玉香微微翹著嘴角說。

    “吃……當然要吃。”高粱張嘴樂呵呵的說道,還沒等張玉香明白上,就急咧咧的伸手把張玉香攬過來了。

    “哎喲……你這小色鬼,真是不得了了,我剛洗的身子,又要被你弄臟了。”張玉香小聲的驚呼。

    高粱捧著張玉香的肩頭,張開嘴,對著上面的胸膛跟野豬啃大西瓜似得啃上去了還一陣翻滾,咔咔響,嘴巴逮著張玉香的粉草莓粒子就吧嗒吧嗒的吸咬。

    “小粱,輕點!”張玉香搂著高粱的腦袋,慢慢的躺下去把身子放平。

    在上面胡亂的吸溜幾嘴,高粱就換手來搓弄張玉香的兩顆圓胸。倒扣著的玉碗粉膩膩的顫悠,惹得高粱兩只手跟游泳似得劃拉起來。

    順著張玉香的肚皮往下去,高粱在肚臍眼上調皮的用舌頭鉆了鉆,痒得張玉香直扭圓臀。

    “玉香!我給你舔舔咋樣。”

    高粱呼著粗重氣,把腦袋停在張玉香的恥骨頭邊,說道。

    張玉香聽了渾身一熱,頓時羞怯而不自已,本能的夹紧腿。不過這程度高粱在掰開高雯麗大腿的時候已經熟透了法子,此時再弄已經輕車熟路。何況張玉香不過是下意識的做做樣子,所以高粱沒費多大勁的湊到張玉香只有白色和粉紅的門戶邊前。[!--empirenews.page--]

    “小粱,你……你真要舔呀!”張玉香牙齒都咯咯響了,這場面她在黄電影里看過,那種男人埋頭舔下去的畫面立即讓她難以自制,迅速的把手伸向胯下。

    湿熱的嘴巴含著嬌嫩的芯兒,吧嗒吧嗒的吸弄聲音,光想想下面就酥了。再看到里面的女人擰紧了臉不顧一切的畫面,張玉香這時候屁股猛缩,顫顛顛的丟了身子,然后趴在桌上喘粗氣。

    對這一幕,張玉香半夜里不知道夢見多少回了,每回都是自己醒都沒醒就伸手向下去,直到硬了身子才醒過來去擦拭。

    可是她是賢淑的性子,哪好向高粱開口讓高粱給她舔一舔,只能忍著想象著。

    沒成想高粱早就在打這主意了,今天終于等到了機會,白白的跟小饅頭似得嫩鼓包,夹在滑溜的兩條腿中間,上面有一個個的小毛孔,但是里面寸草不生。

    下面就更加漂亮了,高粱看了幾次,每次都百看不厭,以往自己急吼吼的先上去日了一頓,沒法再舔了。

    今天高粱也弄不清張玉香發了哪門子邪性,對自己溫柔的不行,先用嘴給子享受過后,更是讓高粱坚定了一定要舔一舔張玉香的想法。

    上面的張玉香已經完全沉浸以往的念想中了,微微的張開小嘴,鼻孔倒懸喘氣,下面的牙齒咬住嘴皮,“嗯咛”一聲……

    高粱張開嘴,對著張玉香的腿窩子全部覆下。

    湿熱、软柔、酥麻、烫心……種種滋味比張玉香念想的更加厲害,匯聚在心頭傳遞到四肢百骸,張玉香感覺整個身子都要化掉了,從高粱舔弄的下身開始,不能自己。

    雖然張玉香感覺要化掉,但是刺激卻實實在在,身体有著反應。

    劇爽之下猛地翹起屁股,無意識的拱动,來緩解身体的反應。暴烈的神經跟開了高壓閘門的電線桿,陡然間提升了幾十倍。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