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強悍的女人

小說:鄉野春床 作者:夢里花落

    蔣小魚剛回過頭,紧接著一只小手便捏了上來,只見孫悅怒氣沖沖的說道“臭小魚,當著我的面你也和女孩子眉來眼去的,就不能當我存在啊。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發,搜索你就知道了。

    蔣小魚心中一陣無奈,要不是你剛才躺在床上,估計自己早已經將張英剛才推倒在了床上了,狼有意,妾有情的完美的局面都被破壞了這女人的話還是這么的多。

    “孫大小姐,別人就幫我擦擦药而已,你至于說的那么齷齪么”蔣小魚不服氣的說道。

    孫悅的眉毛一掀,指著桌子上面的那兩件紅白之物更是羞怒的說道“拿著兩件東西是什么,你別說是你家的抹布,我可不信”。

    蔣小魚一陣巨汗,這兩件女人的底裤,瞎子光憑味道到知道是什么,更何況自己是用眼睛在這里看著的。

    “這是剛才張英洗澡的時候被不知什么叼到樹上的,然后讓我幫忙取下來的”蔣小魚解釋道。

    可是孫悅的目光變得更加的阴沉,雙手同時擰住了蔣小魚的耳朵,怒火中燒的說道“這么說,你還去偷看人家女孩子洗澡了哦”?

    蔣小魚一陣巨汗,自己竟然這么關鍵的時刻說漏了最,當即慌張的說道“沒,沒有,是張英剛才告訴我的”。

    “啪”一耳光落在了蔣小魚的臉上,紧接著就是孫悅別似的目光落了下來,沒好氣的說道“臭小魚,別以為我傻,那個女孩子會把自己洗澡的事情告訴給一個大男人,這可是引狼入室的行為”。

    蔣小魚雙手捂著自己的臉蛋如同小媳婦受委屈的樣子,可是心中卻恨不得此刻將這個高傲的女人一下子壓在自己的身子下面,讓那香肩下面的兩個雪山淪為自己的領土。

    蔣小魚的手臂上此時已經好多了,孫悅一把將蔣小魚的衣服扔到了蔣小魚的臉上憤憤的說道“穿上你的衣服,一個大男人整天沒事別把自己的身子給女人看,又不是耍猴的猴子”。

    看著這孫悅的暴雨狂風慢慢的消散,蔣小魚的心中才稍稍的安穩了一點,不過這才看到孫悅這穿著一身粉色的睡衣,白嫩的大腿掩蓋在睡衣的裙擺之下,雪山微微的露出來了一點,可是卻能讓人遐想到很多美妙的事物。

    蔣小魚微微的咽了一口唾沫,幸虧這孫悅早有防備的將自己的睡衣趁著這家伙沒有注意的時候拉了起來,否則這時候里面的拿點東西還不讓這個家伙看個精光。

    “那我出去了”蔣小魚轉過了頭說道。

    孫悅瞪了一眼,看著蔣小魚出去忽然喊道“臭小魚,別忘了你的東西”。

    蔣小魚剛轉過來頭,只見一紅一白兩個東西就朝著自己飛了過來,當即蓋在了腦袋的上面,女人下面的那種味道不禁刺激著蔣小魚的神經,可是當即從臉上撤下了這兩件東西沒好氣的看了孫悅一樣,氣沖沖的走出了自己的房間。

    這氣雖氣,可是下面卻是別的難受,此時恨不得找一個地方發泄一下,想到這個蔣小魚忽然腦中閃現了一個異樣的想,這李寡婦的家,自己可是好久都沒有去了,這個女人最近李二也沒見回來滋润她,估計早已經是饑渴難耐了。

    再者說這個女人的身体可是圓鼓鼓的讓男人充滿了想,不過就是脾氣有點太過于偏激。

    看到孫悅沒有跟出來,蔣小魚偷偷的從屋子旁邊的小道順著草叢里面鉆了进去,這李寡婦的家中此時炊煙剛剛升起,看樣子人在家里,蔣小魚心中一喜,當即走进了院子里面。

    這老黄貓懶洋洋的躺在柴堆的上面打著哈切曬著太阳,蔣小魚不禁一陣惱火都是這老貓害的自己讓孫悅那個娘們三番兩次的折磨,不過今天蔣小魚來的目的可是為了占領這貓的主人,當即放的十分的客氣。

    走进了柴堆,很是仁爱的抱住了這只小貓,關爱的抚摸了起來,這貓也是懶洋洋的也不抬頭看一下抱著自己的是誰。

    “嘭嘭嘭”一陣敲門聲響起,坐在灶頭前正在做飯的李寡婦忽然回過了頭來,此時表情微微的一滯,然后語氣冰冷的說道“蔣小魚,你抱著我家的貓干什么”?

    蔣小魚走进了一步,看著這里李寡婦髙翹的瓣瓣和豐滿的背影,口中咽了好幾口唾沫的說道“李嬸,你家的貓掉进了地窖里面我只是幫你送回來而已,別誤會”說著蔣小魚又不禁走进了一5步。

    李寡婦有點心慌的站了起來,看著蔣小魚,慌張的說道“那把貓放下就行了,我要吃飯了”。

    看著李寡婦這么冰冷,蔣小魚的心中略微的有點失望,不過既然你這么冰冷,我就給你來點火熱吧。

    當即蔣小魚走到了手足無措的李寡婦的面前,看著一對渾圓的大西瓜,可以想象到里面汁水的甜美,目光有點失神。

    李寡婦此時只剩下了心慌,這家伙到底賴著不走想干什么。

    “你快走”李寡婦冰冷的喊道,可是就是不敢直視蔣小魚的目光。

    忽然蔣小魚放下了手中的老貓,一把抱住了李寡婦,輕輕地說道“李嬸,你太美了”。

    李寡婦的身子一顫但是瞬間卻又變得驚恐了起來,努力的推開著蔣小魚恐懼的說到“你究竟想干什么,快放開我?”

    可是蔣小魚卻更加的搂紧了懷抱中的李寡婦任由其在自己巨大的懷抱中肆意的掙扎。

    “李嬸,你一個人那么久了難道不寂寞么?”蔣小魚湊近了李寡婦柔软的粉色耳朵說道。

    李寡婦的身子一顫,臉上清楚的感受著這家伙灼熱的氣息和熾熱的目光,內心之中竟然萌生出來一種依靠的感覺。

    自己怎么會這樣,當即沖著蔣小魚慌張的喊到“你快放開我,不然我就……”

    可是這時蔣小魚的一雙大嘴已經含住了李寡婦的小嘴,一只柔软的舌頭輕輕的探了进去瞬間就已經缠綿在了一起。

    同時蔣小魚的大手已經順著李寡婦的的衣擺滑了进去,火熱的捏住了李寡婦诱人的果實。

    原本還想反抗的李寡婦,被這只大手捏住,劇烈得觸電感瞬間傳遍了全身,整個人不由的顫抖了一下,软綿綿的倒在了蔣小魚的懷中。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