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大結結局(全書完)

小說:鄉野美色 作者:菜刀魚

  第148節大結局(全書完)
  “老領導,你可別亂想啊,這個標題它只是很隨意的一個標題,沒什么其他的意思,昨天的辯論賽呢,也就是一個簡單的學術交流而已。”
  二狗急忙說道,心里卻在打著自己的信九。
  “好一個簡單的學術交流啊,你這個學術交流厲害啊,一竿子把好多的專家學者教授都給打死了。”王九州冷笑著說道:“你小子到現在都還在對我撒謊,該不會真以為沒人能管得了你了吧。”
  聽到他的話,二狗頓時一愣,他明顯的感覺到,王九州這次是真的生氣了。
  “好吧,我說吧,其實我是這么想著的。”二狗說著,猶豫了一下,才小聲的說道:“我想請您來做風城的市長。”
  王九州雖然想過了很多種他可能會說的話,但是聽到這句話,還是被逗樂了。
  “你是不是在做夢啊,你說說,憑什么我放著一個省長不干要跟著你干一個市長啊。”他笑著說道。
  二狗嘿嘿一笑,指了指前面挖開的大坑說道:“我們去那邊說,好嗎,這個點那邊沒工人的。”
  “好。”王九州點點頭。
  到了坑邊上,看到底下直徑足足有四五米的管道,他先是一愣,然后看向了二狗。
  “你覺得可能嗎,在這里建造一座直轄市。”
  他終于開始明白了二狗的意思,他知道,二狗是在邀請自己參與一場豪賭。
  他也知道,關于風城市長的人選現在省里正在篩選,如果說他主动請纓要下去當市長的話,絕對是百分百的通過。
  現在平原市獲得了二狗集團的投資,他這個主管城建的副省長的位子不知道多少人在盯著呢。
  只是,如果他這么選擇的話,也相當于是在豪賭。
  如果贏了,幾年的時間,把這座城市如果真的能夠經營成一座直轄市的話,他就相當于是白日飛升,直通九天。
  但是如果失敗了的話,他的仕途也就全部完蛋了。
  “你給我花了一個巨大的蛋糕,可是,我怎么知道你就一定可以啊。”王九州皺著眉頭看著他問道。
  “如果你來的話,我就再投資一百個億。”二狗笑道,又加了兩個字。“美元。”
  聽到這句話,王九州幾乎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快不跳了。
  一百億美元,那就是一千億華夏幣啊,如果真的有這么多錢的話,那么建造這座城市完全就沒有任何問題了。
  甚至建造成和京城那樣龐大的一座城都是完全可能的,主要不是這筆錢的問題,而是因為這筆錢的帶动,一定會引來更可怕的投資。
  “最主要的是,你或許不清楚我為什么非要在這里建造城市。”二狗的臉色忽然變得凝重了起來。“因為這座城市的下面,有你做夢都想不到的東西。”
  聽到這話,王九州的臉色頓時就變了。
  “不能告訴我嗎。”他皺眉問道。
  “在你不是這座城市的市長之前,我不能告訴你,但是,我可以給你肯定的是,你有六成的勝算。”二狗笑道。
  王九州猶豫,良久,他開口問道:“我現在還想知道一個問題,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敗了,你會怎么辦。”
  “無所謂了,敗了,也就敗了,我現在要做的,就是讓這座城的價值遠遠超過地底下那些東西的價值才行。”二狗苦笑。“沒人懂我,因為這個事情我誰也不能說。”
  王九州沉默,他隱約的猜到了什么。
  “你憑什么就肯定我一定不想讓地底下那些東西出來。”他問道。
  “因為你在平原市呆了那么久,也因為我了解你。”二狗說道:“我的探測小隊已經給了我準確的答案,現在的風城底下,有豐富的可怕的石油資源,我沒有問他們有多少,但是我能看懂他們的驚訝表情。”
  王九州頓時驚訝了。
  “有很多人都知道這個事情嗎?”他問道。
  “當然不是了,只有很少的幾個人,而且,他們都永遠不能說話了。”二狗無奈的說道:“有的時候,我必須要用一些極端的方式,因為,我不想我的家消失。”
  “你殺了他們?”王九州臉色冰冷的問道。
  他很討厭濫殺無辜。
  “不,我沒有,我讓他們離開這個国家了,而且,在監管下生活,他們會生活的很幸福,只是,這個秘密必須永遠的塵封。”
  二狗無奈的說道:“如果你是我,有我這樣的能力,你也會和我一樣這么做的,你知道,如果這里真的開始開發的話,不光是小風鎮,甚至九曲縣,很快就會消失的,我不想看到那種情況發生。”
  “你能明白嗎,我不想,等到我再次回來的時候,我的家沒了,我是個孤兒,孤兒,對我來說,家是一個唯一的念想,一個讓我知道我還能回到哪里的地方。”
  他的聲音壓得很低,聲音讓人聽著就感覺到十足的壓抑。
  “我能明白。”王九州嘆了口氣說道:“不光你信不信,我說我知道那種失去至親,失去家的痛苦,我能明白。”
  “可是,你還必須要給我一個其他的理由才行,光是有這些的話,我還是不敢把自己賭給你。”
  二狗一愣,想了想,無奈的嘆了口氣,從懷里掏出了一張紅色的請帖,遞給了他。
  “這個,夠了吧。”
  王九州一愣,拿著喜帖翻開,一看,上面赫然寫著王二狗和賽貂蟬結婚喜帖。
  “不是吧,你真要結婚啊。”他驚訝的問道:“你知道你現在結婚的話影響多大嗎。”
  二狗苦笑,說道:“我知道,但是,你覺得我有選擇嗎?”
  “但是你不覺得這也是個非常好的開始嗎,不管有多少關于風城的流言蜚語,一旦我結婚了,都會消失。”
  他說著,笑了。
  “我應該說你真自信,還是說你真狂妄。”王九州也笑了。“不過,如果這樣的話,我愿意和你瘋一把,我沒什么可怕的東西,不是嗎。”
  二狗回過頭看他,目光平靜,好像早就知道他會這么選擇一樣。
  “其實在很多方面,我選擇你都是因為,我們幾乎是同樣的人,不一樣的是,我們生活在不同的時代。”他笑道:“你有賭徒的基因。”
  他的話音剛落,就看一輛卡車緩緩的從遠处開來,上面坐滿了工人。
  “這些人太不像話了,卡車怎么能拉人呢。”二狗看到這一幕,頓時就眉頭一皺說道:“看來城市必須要快速上馬了,無規矩不成方圓啊。”
  聽到他這話,王九州再次一愣,笑著點了點頭。
  等到他們回到考察團人群里的時候,二狗就聽到一個約么五十多歲的中年人在氣沖沖的給身邊的人說什么。
  用心一聽,就明白了,那群老教師還是告狀了。
  “這不是胡鬧嗎,教育乃是国之根本,如果這么鬧下去的話,怎么可能能學下知識,下面和上面的教育不掛鉤,我看過他們的教育大綱,他們竟然沒有中考,甚至沒有高考,不考試,怎么知道學生的能力啊。”
  聽到這番話,二狗就走了過去。
  “這位,以你的年齡,我應該叫你叔叔吧,你好,我是王二狗。”他笑著看著中年人說道:“你有兩個問題說的很對,但是有一個問題說錯了,考試了也不一定能知道學生的能力,紙上談兵終究是空談。”
  說著,也不等他們回話,扭頭就走了。
  他并不想要和他們談論更加敏感的話題,不過他也不怕,他知道,自己如果真的走了那一步的話,這些都不用再繼續操心了。
  “我二狗竟然要結婚了。”送走了考察團,他不由一陣苦笑,不過很快臉上的苦色就變成了甜蜜。
  因為他想到了小木,想到了三狗,也想到了陳耕。
  其他的女人,他也有想起,只是,沒那么絕對,也沒那么認真。
  “二狗,我感覺考察團好像對我們風城很不滿意啊。”二狗回到辦公室,風荷就迎了上來說道:“特別是那群老教師告狀了以后,主管教育的副省長眉頭就一直在皺著。”
  “這些都不用操心。”二狗擺擺手。“你們先出去吧,我想一個人安靜一下。”
  他說著,臉上帶著疲憊的神色,單手扶著頭,指頭輕輕的揉著太阳穴,顯然他也有些頭疼腦熱。
  “要不要我給你泡杯茶。”風荷看到他頭疼,心疼的問了一句。
  “不用了,謝謝。”二狗拒絕了她的好意,沖著她露出一個勉強的笑容。“你先出去吧,我沒事,真的,有事了我叫你,只是累了。”
  聽到他這話,風荷這才沒有坚持了,扭頭出去,把門給帶上。
  她剛出去,二狗臉上猛的就有了精神,按了一下桌子上的一個紅色按鈕,桌子上原本光光的地方忽然出現了一個屏幕。
  他從桌子底下拿出一部電話機,撥了個號碼打了過去。
  “李牧嗎,是我,王二狗。”電話通了,他笑道:“想不想回家。”
  聽到這句話,電話那邊明顯愣了一下,然后就驚喜的說道:“當然想,現在可以了嗎。”
  “當然,不然我不會給你打這個電話的,我準備年底結婚,現在,還有兩個月的時間能準備。”二狗笑道;“你知道我的,我一向是個低調的人,可是,這次我不想低調了。”
  電話那邊,李牧聽到這聲音,頓時先是一愣,然后猶豫了一下問道:“那你,難道是準備合力了?”
  “是,我要準備合力了,我不想等了,繼續等下去,不一定就真的有意思。”二狗笑道:“我也等不及了,就現在,立刻開始準備。”
  聽到他這么坚決的聲音,李牧頓時就興奮了。
  “好,我等你這句話等了好久好久了,這個大反派,我實在是演不下去了,我都沒臺詞沒劇本了。”他笑道。
  聽到他這么興奮的聲音,二狗笑笑,沒再說話,掛了電話,然后再次撥了一個號碼過去。
  這一天開始,風城注定不會再寂寞了,因為它有這么一個可怕拉風的建造者。
  一個可怕的人。
  本來,二狗已經準備安安靜靜的等待結婚,然后,努力的建造風城,然后再想其他的事情。
  只是,當風荷趴在她懷里輕輕的給他說了一句話后,他就再也不淡定了。
  “你說什么,她們都來了?你確定”他驚訝的帶著疑惑的口氣問道,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
  “嗯,是的,幾乎你所有的女人,都在別墅里。”風荷笑道:“要不要我給你報一下名字,徐美麗,田心,田月,王秀。”
  “停,我知道了。”二狗打斷了她的話。
  只是風荷卻并不準備停。
  “有一個人你也許沒想到,她讓我專門告訴你,她回來了。”她笑道:“她說她叫姬如夢。”
  原本有些茫然的二狗聽到這句話,頓時就渾身一顫。
  “你說什么,她來了?”他驚訝的問道。
  “是啊,怎么了。”風荷有些奇怪的看著他這么大的反應。
  “沒什么,只是感覺好玩罷了。”二狗嘿嘿一笑。“你別告訴我說歐阳曉曉也來了啊。”
  “當然,她就在你辦公室門口,還有那個酷酷的女人,海鷗。”風荷笑道。
  二狗頓時一愣,大步走過去把門給拉開,就看到海鷗和歐阳曉曉正站在門口。
  “你們來了干嘛不进來啊。”他有些責備的說道;“難道還和我認生不成啊。”
  聽到他這話,歐阳曉曉頓時就笑了,說道:“那可不啊,您現在身份可高貴死了,不經過通報,我可不敢隨意闖进去。”
  “你都知道了?”二狗翻著眼睛問道。
  “我倒是不想知道。”歐阳曉曉無奈的說道:“只是你弄出那么大的动靜,想不知道都難啊。”
  二狗嘿嘿一笑,做出一個請的姿勢。
  “那現在我請你們进去,好嗎。”他說道。
  “不好,要一個一個的請。”歐阳曉曉撅著嘴說道,像一個小女孩。
  “靠,給你臺階你還當樓梯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南山打屁股掌法。”
  他說著,兩只手就朝著兩個女人的屁股打了過去。
  頓時,兩個女人都快速一閃,进入了辦公室,他也跟了进去。
  “風荷,你先出去吧,我有事情要和她們兩個單獨說。”剛进去,他就沖著風荷說道。
  聽到這話,風荷頓時就露出一抹曖昧的笑容,搖了搖頭,沒說話,走出了房間,順手把門給帶上了。
  她剛剛把門給關上,二狗就朝著歐阳曉曉沖了過去。
  “不許躲,幾天不打,竟然都敢不聽老子的話了,反了天了,你。”他喊著,很快就把歐阳曉曉給抓住了,正在打鬧,就聽到一個冰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你真的準備結婚了嗎。”海鷗說話了,眼神復雜的看向二狗。
  “是的。”二狗笑著說道;“不過,你應該知道,沒有什么影響的,該是什么還是什么。”
  “我知道,婚姻應該是唯一的,可是,你也知道,我的情況十分特殊。”
  他說著,看向懷里的歐阳曉曉。
  “比如她,比如你,我一個都放不下,關鍵是,我不想放下。”說完,他就放開歐阳曉曉,走過去輕輕的把海鷗給抱在了懷里。“相信我,好嗎。”
  海鷗被他抱住,就感覺渾身一顫,本能的想要掙扎,但最終還是忍住了。
  “你在害怕。”二狗皺眉問道。
  “是,不知道為什么,一聽到你要結婚我就很害怕。”海鷗低著頭說道;“婚姻應該是很神圣的事情。”
  二狗明白了她的想法,他知道,在西方,女人對婚姻都是十分認真的,結婚前不管怎么放縱,在結婚后,都會收斂起來,專心一意的對自己的丈夫。
  海鷗從型接受的是西方文化,自然受到了熏陶。
  “如果你真的這么擔心的話,大不了,我去買個小島,在上面建造一個獨立王国,我們一起去生活。”二狗大大咧咧的說道:“這樣你應該就沒有任何顧慮了吧。”
  聽到他這話,海鷗頓時眼睛一亮,趴在他耳邊說道;“我知道有個小島,當地政府正在出售,價格也不高,頂多兩千萬美元,環境非常美麗,而且交通也很方便。”
  “你不是真的想讓我買個島吧。”二狗驚訝的看著她問道。
  “你看我這個樣子像是在開玩笑嗎?”海鷗說道;“我只是在給你一個建議而已,當然,你可以不聽。”
  二狗糾結了,他很清楚,她的這個建議,其實,就是她的想法。
  “給我點時間,等風城建造好了,再考慮這個事情,好嗎,我現在實在是沒有心思考慮這個事情,也沒精力。”他說道。
  “沒關系,我可以幫你去做,把這個小島買下來送給你都行。”海鷗有些執拗的說道:“相信我,我有存款。”
  二狗無力了,想了想,還是從口袋里拿出一張黑卡遞給了她。
  “好吧,我支持你買島,從這張卡里刷錢吧,以后,這張卡就送給你了。”
  他說道。
  “好。”海鷗只說了一個字,然后就撲进了他的懷里,紧紧的抱著他。
  “你是不是想把我和那個女人放在一起給吃了啊。”她趴在他的耳邊輕輕的問道。
  二狗一愣,正想要說不是,但是想了想,掩耳盜鈴也有些太無趣了,于是干脆的說:“我是這么想的,只是不知道你的想法了。”
  “如果你真的這么想的話,那么你現在就去搞定另一位吧。”海鷗动情的說著,在他的耳根親了一口,把二狗弄的痒痒不已。
  他怎么能不知道海鷗的話是什么意思啊,頓時就嘿嘿一笑,在她額上親了一口,這才一轉身把歐阳曉曉給抱在了懷里。
  “你想干嘛,我告訴你,我可不是那么隨便的女人。”歐阳曉曉沒有反抗,但是卻目光嚴肅的看著他。
  “是嗎,那你想不想知道屠狗聯盟和二狗集團之間的關系呢。”
  二狗嘿嘿一笑,在她一怔的瞬間,低頭就把她的嘴巴給吻住了,一張肆意的小舌已經深入了她的嘴里。
  歐阳曉曉反應了過來,立馬就想要把他給推開,只是哪里還能推開,剛剛想要用力,就感覺一直祿山之爪已經深入了自己的裤子里,放在了自己的屁股上。
  “嗯哼···”
  隨著這只爪子的揉抓,她頓時就猛的喘息了起來。
  海鷗這個時候也沒閑著,從后面走了過來,輕輕的抱著二狗,伸手把他的裤子給解了下來,蹲下身子,在他大腿上親吻了起來。
  “停,等會,走,我帶你們去個好地方,我們去那里親熱,好不好,在這里被人發現就慘了。”
  二狗忽然抬起頭說道。
  頓時,就遭到了兩個女人的白眼。
  這個房子的隔音措施她們都清楚的很,即便在里面放炸彈都沒人能知道,海鷗還知道,他的房間里面還有一個隱藏的小臥室。
  只是,她沒說,歐阳曉曉也沒點破。
  三個人走进小臥室的時候,二狗頓時就笑了,三下五除二先把自己給脱得只剩下一條秀裤,抬頭一看,兩個女人竟然也把自己給脱光了,甚至海鷗連胸罩都沒戴,只穿著一直黑色的蕾絲秀裤。
  上身,兩只碩大飽滿的蘇峰隨著她走路的步伐輕輕的晃动著,頓時,他的眼睛就直了。
  看到他這么沒出息的樣子,頓時歐阳曉曉就生氣了。
  “二狗。”她沖他喊道,然后把自己的胸罩也解了下來,露出了一點不比海鷗小的兩只蘇峰。
  同時,還伸手去輕輕的脱自己的秀裤。
  br/>
  二狗頓時就狠狠的咽了口唾沫。
  “你們這些妖精,都想要诱惑本唐僧,是吧,來吧,我不怕你們,有本事來吃我的肉啊。”他大笑著,兩只手兩邊一拉,就把兩個女人都拉进了懷里。
  兩只不安分的手順著連個女人背后輕輕的滑了下去,深入了她們的兩股深处,伸入,再深入。
  “嗯哼,壞蛋。”
  “真不要臉。”
  兩個女人同時發出了一聲喘息,然后都趴在了他的懷里
  “我們要不要玩點特別的啊。”二狗嘿嘿笑道:“我這里可什么都有啊,各種制服,各種絲襪,還有卡哇伊套裝。”
  他說著,嘎嘎的淫笑了幾下。
  “是嗎,那有護士裝嗎,我想穿護士裝,我還要穿網狀絲襪。”歐阳曉曉立刻說道,同時伸出舌頭輕輕的舔著二狗的脖子。
  “有,當然有了。”聽到她主动提出,二狗當然興奮了,立馬說道:“絲襪在下面的抽屜里,護士裝在后面的衣架上,放心,都是沒人穿過的。”
  聽到他們的話,海鷗頓時愣了一下,心道這個女人看著挺保守的,怎么到了床上就這么狂野。
  她不知道的是,歐阳曉曉此刻是這么想著的。
  “既然已經到這里了,我就寧愿骚一點,也不能敗了陣,絕對不能輸給這個女人。”
  歐阳曉曉去挑衣服了,二狗就嘿嘿笑著看著海鷗說道:“你呢,親爱的,你難道不選一身衣服嗎。”
  “你這么喜歡玩這種游戲嗎?”她問道。
  二狗嘿嘿一笑,撓了撓頭不說話。
  “那好,我去挑一身衣服,不過,你可別笑話我啊。”海鷗說著,就往那邊走去。
  二狗一愣,轉過身,就看到歐阳曉曉已經穿著一身護士裝走了過來。
  白大褂,白帽子,黑短裙,網狀的黑絲襪,頭發高高盤起,最過分的是,還穿著高跟鞋。
  “我的天。”二狗看到她的樣子,頓時就愣住了。
  “怎么樣,我漂亮嗎。”她笑著,悠然的往二狗身邊走來。“想不想要我啊。”
  她嘴里不斷的發出诱惑的聲音,甚至還伸出一只手把一根指頭放在嘴里允吸著,眼神迷離。
  “你是迷死人不償命啊。”
  二狗吼道,就要撲過去,但就在這個時候,他又愣住了,不可思議的看著她背后的方向。
  “無法形容的美麗,你簡直是讓我口水流了一地啊。”他看著緩緩朝他走過來的海鷗說道。
  本來,海鷗的身材就很好,因為常年的訓練,皮膚是小麥色的,穿上這套衣服,完全把她的氣質給勾勒了出來,最關鍵的是,她那一臉天真的表情,如果不是因為她的個子太高的話,人都忍不住以為她就是這個角色,而不是在扮演。
  “我的天。”
  看到她現在這身樣子,歐阳曉曉也愣住了。
  這是因為,海鷗此刻竟然穿著一身學生套裝,還是日本制式的,腿上還穿著白色的絲襪,頭發竟然還綁成了辮子。
  “大叔,我漂亮嗎。”她嫩聲嫩氣的看著二狗笑著問道。
  二狗頓時就崩潰了,幾乎是沖上去把她給抱了起來。
  “你是想把我诱惑死啊。”他瞪大眼睛說道:“來,小妹妹,讓叔叔親一下。”
  他說著,自己先哈哈大笑了起來。
  “哼,看你那無恥的樣子,我懷疑你是不是有特殊嗜好啊。”歐阳曉曉頓時就在邊上打擊道。
  “呀,你怎么知道啊,我就是有特殊嗜好,哈哈,來,我先把你給特殊了。”
  二狗說著,就朝著她撲了過來。
  一番別有滋味的激情過后,兩個女人身上的衣服都給撕得亂七八糟的。
  “舒服了吧,這下滿意了吧,別得意,等會你回去了,還要經歷一臣驗。”
  歐阳曉曉看著二狗嘿嘿笑道。
  “你以為我會怕嗎,開玩笑,我什么時候怕過女人啊。”二狗頓時得瑟的說道:“放心吧,不管多少女人,哥統統全部給放倒。”
  他雖然這么說,但是,等到他回到別墅的時候,他就傻眼了。
  “我靠,不是吧,你們這是想干什么啊。”
  他看著眼前一群穿著各種各樣制服的女人,頓時扭頭就想跑,但是哪里能跑得了啊,剛到門口,小木就把門給關住了。
  “今天他就交給你們了,盡情的享受吧。”她大聲的沖著眼前的女人們笑道,然后轉身就想走,卻被二狗給抓住了。
  “好啊,敢把我關在門里,你竟然還想跑,門都沒有。”他說著,就抱著小木往樓上跑。
  女人們頓時都笑著跟了上去。
  這一番激情,從傍晚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停了下來。
  起來,看到客廳沙發上,地攤上,樓梯上,到处都躺著衣衫不整的女人,二狗不由再次沖动了起來。
  只是,他也不敢繼續了,昨天晚上的確是把他折騰的有些怕了,拿著自己的包就往外跑去,上班去了。
  這樣的日子,一連過了五天的時間,每天晚上他都被一群女人欺負到天亮。
  直到一個命令下來的時候,二狗這才從花叢中走了出來。
  “恭喜你啊,我現在是風城的市長了,我的未來,可都托付在你手上了啊。”
  王九州看著他笑道:“現在我邀請你做我的秘書,你愿意嗎。”
  “當然愿意,能跟著老領導工作,那是我的榮幸。”二狗立馬笑道。
  這一刻,時間好像回到了從前,那個時候,他剛剛從村里出去,是
  王九州的秘書。
  他來了,風城也正式的宣布成立,行政級別是地級市,王九州一個人身兼市長和書記兩職位。
  這主要是因為,沒有一個地級市的官員想在這個時候冒險,而下面的官員級別又不夠。
  “現在咱們引进的幾家企業,已經有一家在招工了,我的天,我看過了,那兩家代工企業,如果真的全力運作起來的話,最少需要數十萬的工人才行啊,是標準的勞动密集型企業。”
  風城新辦公樓里,王九州一臉驚訝的看著二狗說道。
  “是啊,我就是這么準備的,你不用擔心會沒有工人,工人,非常的多,而且,我們前期,只針對風城現在轄區內招工。”
  二狗說道:“既然要玩,我就玩個大的。”
  王九州一愣,低頭又看了下手上的文件資料,忽然明白了什么,猛的站了起來。
  “你確定這樣做可以嗎?”他驚訝的說道:“這樣的話,不用幾年,風城的福利待遇怕是都會超越京城。”
  “你說錯了。”二狗搖頭說道:“我可以很肯定的給你說,如果我們的一切計劃順利的話,風城將和火城,土城,藍色之城一樣,成為全世界最頂尖的城市。”
  “我們,就是這個神話的締造者。”
  他說著,眼神里閃過一絲期待的光芒。
  “我明白了,當年你離開的時候,就已經開始籌備這一切了,是嗎。”王九州神色復雜的問道。
  “當然,也可以說,我早就開始算計你了。”二狗哈哈笑道:“我也想做更多,只是,我只有這么大的能力。”
  “先讓一部分人富起來,然后再帶动其他的人富起來,這本來就是我們的国策,你不用自責,你又不是神。”王九州搖頭說道;“我現在最擔心的是,你到底什么時候才結婚。”
  “咱們風城的建設最近有些太過鋪大了,往南擴張的幾乎已經和九曲縣城相連在一起了,九曲縣的地價都已經開始狂涨了。”
  他說著,眼神里帶著一絲擔憂。
  “房價上涨的速度遠遠超過了工人的收入,這會造成很大的麻煩的。”
  “我知道,所以啊,我也早就有決策了,風城的擴張,到距離九曲縣城一公里的地方,永久性停止建設,修路,把九曲縣城設立成九曲區,讓它獨立發展。”
  二狗阴笑道:“這樣的話,我們只用負責我們有完全能力監管的風城主城區就好,做起事來也方便多了。”
  “你這招可真狠啊,不過,怕是有不少人要哭窮咯。”王九州聽到這話,立馬就哈哈大笑了起來。
  “老領導,你這話就不地道了吧,論哭窮的功夫,誰有你厲害啊。”二狗也跟著笑道。
  時間又過去了幾天,轉眼,天已經涼了,日子也进入了阳歷十二月。
  還有二十五天,二狗就要結婚了。
  十二月二十五日,西方日歷里的圣誕節,二狗選擇了這一天結婚。
  也就在他宣布要結婚的同一天,屠狗聯盟的首領公開對外宣部,和二狗集團已經和解,屠狗聯盟解散,并且,他將會參加二狗集團總裁王二狗的婚禮。
  這個消息,無疑就像是在邁克杰克遜的演唱會人群里扔下了一顆炸彈一樣,好多人都感覺腦袋轉不過彎。
  “什么,你說什么,竟然會有這種事情。”歐洲,一個老人聽到心腹的話,渾身都在顫抖,良久,一臉凝重的說道:“準備飛機和豐厚的禮物,我要前往華夏,這場婚禮我要參加。”
  同樣的情況在世界各個地方都在上演,同一時刻,幾乎亞洲所有国家的政府部門都開始紧張了起來。
  風城更是进入了特級警戒狀態。
  因為,已經公開公布的,已經有十幾個老資格歐洲家族的族長決定參加二狗的婚禮,還有二十多個国家的總統也宣布將會參加他的婚禮。
  另外的一些,經濟大鱷,政府首腦更是不計其數。
  “我的天,我早就知道這個家伙要把天給捅破,但是我沒想到他竟然是在下這么大的一盤棋,我就說,他怎么那么著急的建造酒店和機場,原來是這樣。”
  京城,一個幽靜的四合院里,一個老人一臉驚訝的說道。
  “首長,不光如此,我還發現,風城的所有建設,幾乎都是早有預謀的,他們的規劃把所有的工業園都遠遠的剝離在市區的最邊緣,最近的工業園距離正在建造的市區主体都有五公里的距離,很明顯,他們的野心很大。”
  老人身前的一個中年人皺眉說道;“他結一個婚,可以說是變相的成全了風城,我可以預見,不久的未來,在我們国家的最中部,將會出現一座在世界上都遙遙領先的巨型城市。”
  “哎,這個家伙,他是用心良苦啊。”老人說道,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紙遞給了眼前的中年人。“看看這個,你或許會明白些什么。”
  中年人一愣,結果了紙條,看了一眼,就楞住了。
  “他難道想造反?”中年人目光凝重的問道。
  “不,恰恰相反,他只是想保住他的家,或者說,他想要為這個国家保存一點元氣。”
  老人搖著頭說道:“下令,把這個信息永久性屏蔽,加密為最高機密,永不解密。”
  “好,我知道了。”中年人立刻說道。
  他沒有多問問題的習慣。
  風城,現在已經成為了全球所有大型媒体采訪的焦點。
  “我現在特別慶幸先把機場給建好了,根據剛剛得到的消息,我們機場幾乎每天都在滿負荷運行。”王九州看著二狗,苦笑道。
  “我說的什么,機誠定是有用的,這下你相信了吧,嘿嘿,不瞞你說,那些酒店都是我開的,全市一百二十座各種酒店,都已經住滿了人。”二狗嘿嘿笑道;“小賺一筆是必須的。”
  看到他財迷的樣子,王九州頓時就笑了。
  風城郊區,一处幽靜的人造園林,里面建造的都是普通的民房,最普通的那種樣式。
  院子里,一個小男孩正和一個老人坐在一起發呆,背后的幾間房子里,一群女人正在嘰嘰喳喳的聊天。
  &
  nbsp;不遠处的一個小涼亭里,二狗和幾個女人坐在一起。
  “你成功了,根據剛剛得到的消息,風城幾乎所有能夠建造的地段都被人給搶購了,天庭智庫正在對他們的資格进行篩選,然后競標。”
  小木說著,被二狗給打斷了。
  “現在我們不談工作,好嗎,你即將要做新娘子了,我們現在應該談我們結婚時候的細節才好。”他笑著說道。
  聽到這話,小木一愣,邊上的賽江南和孟倩還有王花卻笑了。
  “我們決定,給你當伴娘,不能嫁給他,最少也站在他的婚禮上了。”賽江南笑道;“姐姐祝福你。”
  小木的眼睛頓時就紅了,看著二狗小聲的說道:“對不起,我還以為你只是。”
  “你說的對,我只是想娶你。”二狗接過了她的話,一臉笑容,兩眼真情。
  全書完!——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