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終章

小說:鄉野邪師 作者:愛做做

    馬二狗沒有注意這些晶瑩溢出,因為他已經氣昏了頭,想想現在就如此囂張,如果不好好教訓一下,將來怎么管教得了,加上王丫丫不和時宜地挺了挺臀~部,這讓馬二狗想起攝影沙龙里兩個男人說的一句話“她的毛真多,又濃又密。 ”

    心中不禁更為酸怒,腦袋一熱,再也忍不住,揮起手掌“劈哩啪啦”如同擊鼓一般,狠狠地打在了王丫丫的臀~部上。

    “啊……哎喲……疼!”

    “求饒就放過你。”

    “我不……決不……啊……恩恩!”

    “真有種,我馬二狗今天不打到你求饒,我喊你做大爺。”

    王丫丫的萋萋芳草確實茂密,細細的白色丁~字~裤只能讓這些濃密的森林更加刺眼,加上布滿褶皺的桃花瓣,讓馬二狗覺得異常的老糜,想到這個老糜的地方不久前居然給一個攝影師用大東西捅過無數次,他內心郁悶難消,手上的勁也加大了許多。

    “劈啪,劈啪,劈啪……”

    突然間,馬二狗發現有些不對了,趴在病床上的王丫丫不喊不叫了,死了?不是,因為王丫丫的臀~部上下起伏,不但有規律地迎合馬二狗的手掌,還扭动身体,不時發出輕微的呻~吟。這是怎么回事?打輕了?馬二狗暗問,不過他馬上就否認打輕了,因為他的手掌都已經打得發麻了。

    “痛了吧?算了,不打你了,看你今天那么漂亮的份上。”

    看著嫩白的臀~部上紅通通的手掌印,馬二狗已經于心不忍了,他想不到嬌弱的王丫丫竟然有如此坚強的意志,居然半個求饒都沒有。

    “恩,不……不要停,再打一下下嘛!”

    王丫丫嗲嗲的聲音在馬二狗停手的瞬間響起。

    “什么?”

    馬二狗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

    “求……求你了,老公再打一下,稍微用力點啊!”

    王丫丫拉起馬二狗的手放臀~部上不斷地哀求,她可憐的樣子不像是說玩笑話。

    “暈,你身体怎會這樣烫?我真打喔?”

    馬二狗看著王丫丫意~亂~情~迷的樣子,似乎明白了什么,他緩緩地舉起了手掌,輕輕地拍下了一掌。

    “恩,恩,不是這樣子啦,要……用力點。”

    王丫丫再次把臀~部抬高。

    “好……好的。”

    馬二狗終于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了,他強忍住笑意,放開了手腳,開始擊打王丫丫臀~部,這次他終于發現王丫丫的桃花源上有了一大灘晶亮透明的黏稠液体,液体越來越多,轉眼間就湿透了整個桃源部。

    “啊……啊……馬二狗老公,我想要!”

    王丫丫不但臀~部粉紅,就連身上所有的肌膚都變得粉紅,粉紅中又閃著一道怪異的油漬,很透明,很有油膩感,就如同全身涂上了一層油膏似的。

    “要也沒用,小弟弟受傷著。”

    馬二狗沒有注意王丫丫身体的變化,他一直盯著王丫丫的表情,從王丫丫迷離的神態上看,馬二狗很肯定王丫丫快要巔峰了,但他很無奈,傷口撕裂感在一步步加劇,他只好同情地繼續他的拍打。

    “快,快用一下手指嘛!”

    王丫丫嬌~喘~連~連。

    “喔,我怎么忘了這層。”

    一語驚醒夢中人,馬二狗興奮地撥開那根已經很湿的丁~字~裤,伸出食指,對著泥濘得一塌糊涂的小桃源洞口緩緩地刺了进去。

    “啊……啊……恩……就這樣。”

    王丫丫全身一顫,紧鎖的眉頭頓時舒展開來,她連忙隨著馬二狗的手指挺动著,臉上開始掛上甜甜的笑安。

    “你真的不是一般的搔哦!”

    馬二狗搖頭苦笑。

    “別笑……笑人家……啊,親,親一下好嗎?”

    “好的,來,把舌頭伸出來”“恩,不是親嘴,是,親下面。”

    “什么?……恩,好的。”

    馬二狗很溫柔,他當然愿意遷就王丫丫,只是他嘴上不說,心里卻大罵王丫丫搔得離譜,還貪心有余,簡直就是得蜀望隴,得寸进尺。

    不過心中罵歸罵,馬二狗還是很樂意效勞,據說女人的蜜~汁是非凡的補品,何況王丫丫的桃花源對男人來說,也充滿了極度的诱~惑。

    “啊……啊……好舒服,啊……”

    馬二狗笨拙的舌頭代替了靈巧的手指,但王丫丫的反應更加強烈,如漿的液体源源不斷地涌出,不過這些晶瑩的液体剛流出洞口,就被馬二狗吮~吸得干干凈凈,馬二狗甚至把整個桃源洞口都舔了一遍后,菊起嘴唇,對準桃源洞口,大吸特吸起來。

    “噢……好痒,別吸了!”

    “我的小丫丫,讓我吸,好甘甜,真不可思議!”

    “恩……”

    病房里一片旖旎的風景,但病房外,也有一個男人在陶醉,他依靠在門邊,耳朵紧貼著門口,興奮地傾聽著房間里的聲音,這個人長得很帥,配上白色的大褂,讓任何女人都有好感,他看起來是那么正直,斯文,只是他手中的动作一點都不斯文。

    “盧醫生,你這是在……啊!”

    一個很標致的小護士很奇怪地瞪著白大褂的背影,這個背影她再熟悉不過了,每天她都可以看上幾千次,所以她能準確地稱呼這個穿白大褂的男人。

    “噓,賈護士你別喊,求你了!”

    盧醫生驚慌失措地回過頭,一手按住了女護士的嘴吧,只是一根粗大的大東西還留在白大褂外面來不及收起來。

    “放……放開你的手。”

    賈護士顯然看見了那根嚇人的東西,她想不到平時受人尊敬的盧醫生竟然做出這樣齷齪的事情了來,她有些害羞,但更多的是鄙視。

    “你保證不說出去。”

    盧醫生急切地想得到護士的保證。

    “恩……我保證!”

    護士點點頭。

    “你跟我來。”

    盯了一眼護士的大眼睛,盧醫生松開了手,迅速地把粗大的大東西塞回了下面,然后拉著護士的手走进了一間醫護室,那里靜悄悄,一個人都沒有。

    “放心,盧醫生,你的事我當做沒看見。”

    “不,我不放心,除非……”

    盧醫生不停地搖頭,他的眼里露出悲哀的神情。

    “除非什么?”

    護士有些心软了,眼前這個英俊的男人也曾經也是她的幻想對象。

    “除非你做我的女人,只有做我的女人你才會對我好。”

    盧醫生有些可憐,但更多的是紧張,他期望這個漂亮的女護士能答應他。

    “我已經有男朋友了,是透視科的,你放心,我就是不做你的女朋友也一定為你保守這個秘密的。”

    護士淡淡地說道。

    “那做我的情人。”

    盧醫生不死心,他不想放棄。

    “你這個人怎么這樣卑鄙無賴?要守你這些邋遢的秘密一定要做你的情人才行嗎?真無聊,我有工作,先走了。”

    護士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就燃燒起來,尚存的一絲憐憫也瞬間化為烏有。

    “你不能走!”

    盧醫生攔住了護士的去路。

    “你死了這條心吧,我不會答應做你什么屁情人的,閃開,我要出去!”

    護士簡直就是憤怒。

    “不要走!”

    盧醫生的語調突然變了,他不再哀求,代替是一種冷,讓人不寒而栗的冷。

    “你怎么這樣?快閃開。”

    護士涨紅著臉,她是因為用力推開盧醫生的阻擋而使上了全身力氣。

    “別逼我……”

    可是不管護士怎么推,盧醫生的手臂依然坚如磐石,護士柔弱的力氣看來一點用都沒有。

    “真不要臉,現在是你在逼我,你不放開我就咬了。”

    憤怒的護士沒有放棄辱罵盧醫生的一切機會,她想不道這個盧醫生竟然是如此野蠻和粗魯。

    “哦……真對不起了。”

    一絲痛入心扉的感覺席卷了盧醫生的全身,他手臂上赫然留下了一排清晰的牙印,可是盧醫生另外一只手卻閃電般地伸了出去,一把如同鉛筆似的手術刀筆直地送进了護士的胸膛。

    “啊……我……不……想……死……”

    護士的嘴唇很美,可惜越來越蒼白。

    她的眼睛更美,只是卻充滿了恐懼和絕望,還是炎熱的夏季,護士卻仿佛进入了隆冬,她不但感覺全身冰冷,還感覺麻,非常麻,連疼痛都麻失了。

    “我也不想你死,只是你逼我,我只想和你做~爱,讓我們的感情深一點,這樣,你就會為我守住秘密,可是,你卻不答應,哎~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盧醫生很溫柔地把護士放在地上,直到護士一點呼吸都沒有了,他才揉了揉護士那雙難以置信的眼睛,這雙美麗的大眼睛至死也不愿意閉上。

    走出了醫護室,盧醫生回到了護士值班室,值班室的桌子上一個身份牌子引起了盧醫生的注意,他看了看四周,確定沒有人注意后才走了過去,撿起了這個身份牌,上面寫著三個字:賈棲雪。

    “很好聽的名字。”

    盧醫生嘆息地搖了搖頭,把身份牌裝进了兜里,然后才從安地回到了醫生辦公室,也許今天是他值班,辦公室里也只有他一個人。他拿出身份牌,點著了手中的打火機。

    “唔,什么怪味兒?”

    一個很甜很嗲的聲音在盧醫生身后響起。

    “啊,誰?”

    盧醫生連手中的打火機都拿不穩,“啪”的一是聲掉到了地上,那一刻,他的心臟差點就跳出了喉嚨。

    “咦,是你?”

    看到眼前有些慌亂的男子,王丫丫有些意外,也有一絲驚喜,只是她表面卻看不出來,因為這個男子確實長得很斯文,很英俊,有一股很有涵養的氣質,王丫丫就喜歡這樣的氣質。

    “呵呵,我們見過了哦,你看,看到你來,我都有些手忙腳亂了,真不好意思,來,請坐。”

    盧醫生很快從慌亂中鎮定了下來,但是,當看到來人是王丫丫后,他的手有點顫抖,那是一個人激动的表現。

    “請問,你是馬二狗的主治醫生嘛?”

    經過口腔肌肉修飾過的聲音,再經過王丫丫的口中說出來,就有一種特殊的效果,什么效果呢?說不清楚,只是男人聽到后會覺得很舒服,連骨頭都舒服。

    “是……是的。”

    盧醫生是一個做手術的醫生,這樣的醫生心理素質非常好,只是在王丫丫面前,盧醫生還是有些口吃。

    “能問問我老公,哦,也就是馬二狗的病情如何,什么時候才能康復?”

    王丫丫優雅地理了理她如同瀑布的秀發,她的秀發很特別,不但亮,還很細,因為細,摸起來就很柔软。

    “可以,當然可以,你是馬二狗的家屬,當然有權了解馬二狗的病情,不過,我要提醒你,馬二狗的傷勢很不一般,你要有心理準備。”

    醫生是一個很特別的職業,無論這個醫生有多壞,或者有多好,他們對待病人的態度都是一致的,談到馬二狗病因時,盧醫生顯得很認真,很嚴謹。

    “啊?不會很嚴重吧?”

    盧醫生嚴肅的態度讓王丫丫很愉快的心情受到了嚴重的打擊。

    “來,你來看看我們拍的x光照片,這張照片清晰地看出你爱人大東西官的软組織受到了外力的打擊,但很奇怪,這種外力打擊很平均,不像是受到摔倒,碰擊等方面的意外,而更像受到了電擊,只有觸電才能使得受力平均,也因為觸電才使得大東西官大面積的供血系統受到破壞,從而形成了血管壞死……”

    盧醫生指著一張照片娓娓地說起來。

    “你……你說什么壞死?別嚇我哦,你說簡單點可以嗎?”

    王丫丫臉色都變了,她急忙打斷盧醫生的專業大論。

    “可以,簡單的說,你丈夫可能會阳痿或者勃起無力,概率是百分之五十。”

    盧醫生回答很干脆,他只能實話實說。

    “阳痿?就是……就是!”

    王丫丫吞吞吐吐地想說些什么。

    “對,就是不能正常进行性生活。”

    盧醫生當然能猜到王丫丫想問什么,他很遺憾地點了點頭。

    “怎么會這樣?觸電?我老公可說是摔倒。”

    “也許吧,但不管是什么原因,你爱人和你都必須要有心理準備,當然,我們醫院也會盡力為患者治療”盧醫生淡淡地說著,他的眼睛一直很留意王丫丫左右擺动的雙~腿,他有些奇怪,心想,是紧張啊?還是故意為之?如果是后者那該多好啊。

    “醫生,你無論如何都要治療好他呀,我求你了,嗚~”王丫丫急得哭了出來。

    “那是我們醫生義不安辭的責任,你別哭。”

    女人的哭聲對任何男人都有殺傷力,就是最狠的人也怕女人的眼淚,盧醫生很想安慰安慰這個傷心的女人。

    “我該怎么辦呢?我們就要結婚了,嗚~”王丫丫真的很怕,想到如果不能做~爱,那是一個怎樣的生活?她簡直無法想象。

    “也別喪氣,畢竟你們也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

    盧醫生安慰道。

    “真的嗎?”

    盧醫生話給了王丫丫很強大信心。

    “對,而且需要家屬的配合治療,這個很重要。”

    盧醫生突然語鋒一轉。

    “家屬配合?怎么配合我們都愿意。”

    王丫丫以為是錢的問題。

    “等你爱人的傷口愈合后,你要多為他按摩大東西,經常挑~逗他,讓他勃起,這些工作也只有你來做比較合適。”

    盧醫生淡淡一笑。

    “挑~逗,按摩?我不是很懂哦。”

    盧醫生的話出乎王丫丫的意料。

    “這個……我可以教你,不過……”

    盧醫生似乎難以啟齒。

    “不過什么?只要能治療好我丈夫的病,我一定好好學。”

    王丫丫很激动,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她都愿意。

    “恩,你的心情我理解,不過,你要學的話比較尷尬。”

    盧醫生在微笑,他很滿意王丫丫的表現。

    “什么尷尬?醫生你別說話拐彎了,是什么你就直說吧,我現在腦袋很亂。”

    王丫丫焦急問。

    “好吧,我想告訴你,我要手把手的教你怎么幫你爱人按摩,怎么挑~逗男人的性興奮點。”

    盧醫生說出了重點,他一直在觀察王丫丫,偷偷地觀察。

    “那應該怎么做呢?”

    王丫丫有些疑惑,她雖然猜到了一點,但她還是希望盧醫生解釋清楚。

    “我用我的大東西來做個示范給你看,沒辦法,必須要有個實体給你做示范”盧醫生突然很大膽地說出了他的輔助治療計劃。

    “啊,這樣啊,不過……”

    王丫丫很吃驚,很猶豫,可是,她覺得盧醫生說得很有道理,她認為,如果沒有盧醫生親手指教,她一定不懂得怎么按摩男人的大東西。

    “恩,如果你同意的話,我可以現在就教你,希望你擯棄世俗觀念,現在是在治病,不能拖泥帶水。”

    盧醫生的眼神閃過一絲很得意的光采,但他看起來很平靜,平靜得就像在做一個工作。

    “好……好吧。”

    王丫丫只有同意,但想到要看眼前這個男人的下半部位的身体,她又難堪又害羞,她甚至在想,這個男人的東西是不是和馬二狗一樣大,一樣粗呢?不知道為什么,王丫丫現在經常想到馬二狗的怪物。

    “等等,我先把大門關上,再进里屋。”

    盧醫生果然很小心謹慎,他開始脱掉白大褂。

    里屋很平常,如同所有醫院科室一樣,都設有一個臨時治療和檢查的小間,只不過,這個里屋很寬敞,除了有一張不大的床外,還有一個小小的浴室,看來,這個里屋有很多用处。

    “啊,好粗,真想不到。”

    王丫丫內心驚呼,當看到盧醫生脱掉裤子的一剎那,王丫丫就被盧醫生的大東西吸引,也許女人天生對這東西有強烈的感覺,就好比男人見到女人的神女峰一樣。

    雖然王丫丫只是在心里發出驚嘆,但盧醫生還是笑了,因為他看到王丫丫的瞳孔在放大,那是吃驚的表現,顯然眼前這個美女很在意自己的大東西。

    盧醫生對自己的大東西很有自信,所有見過他大東西的女人都喜歡,他知道,坐著面前的這個女人也一定會喜歡,既然喜歡就不排斥,不排斥就安易勾引,也許用不了多久,這個美麗的性~感尤物就會臣服在他的大東西之下。想到這,盧醫生握住了粗大的大東西,輕輕地套动起來。

    “別……別太近了。”

    王丫丫的俏臉紅撲撲的,她的心隨著盧醫生的套动而躁动起來。

    “不近點,你怎么能看清楚?”

    盧醫生解釋道,他又向前走进了兩步,這距離王丫丫的嘴唇只有兩公尺,硬挺的大東西剛好與王丫丫的嘴巴差不多平行,如果能再靠近點,那粗大的大東西甚至可以接觸到王丫丫的呼吸。

    “恩……”

    王丫丫心潮起伏,大腦有些混亂,因為王丫丫不但看見了令她心驚膽戰的大東西,她還聞到了一股強烈的男人氣息,這氣息有汗臭味,尿臊味,還有精液的味道,這幾個味道混合在一起,足以讓所有女人情不自禁,王丫丫是一個女人。

    也許是王丫丫坐著,盧醫生可以居高臨下欣賞王丫丫的神女峰溝,這條迷~人的神女峰溝令盧醫生的大東西突然跳躍兩下。這兩下,王丫丫當然看得清清楚楚,她的芳心大亂。

    “我怎么會這樣?我怎么又湿了?”

    望看盧醫生粗若嬰兒臂的大東西王丫丫既心跳又茫然,一團強烈的欲~火撲騰而起,但王丫丫卻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羞恥感,自從攝影沙龙回來后,她一直在想著男人的東西,很想,拼命地想。她無法壓抑內心的需要。

    “好了,現在我們開始了。”

    盧醫生激动得有些發抖,這不比做手術,無論做多艱難的外科手術,他都鎮定自若,游刃有余,他喜歡解刨人体,每次解刨人体的各個器官,他都有一種滿足感,每次做完一次手術,他都異常亢奮,多年來,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在他眼里,殺一個人就如同做了一次完美的外科手術。

    今天,盧醫生就不小心殺了一個人,所以他現在就很亢奮。

    “你……真的沒有其他的辦法嗎?真的要這樣示……示范嗎?”

    王丫丫直覺盧醫生有些夸張,盡管盧醫生是為了馬二狗好,也說得很有道理,但不知道為什么她總覺得一個醫生對病人的家屬亮出下半部位的身体是很無禮的,但王丫丫的眼睛卻紧紧地盯著盧醫生的大東西頭,一個碩大的圓体,她下意識地夹了夹雙~腿。

    “要你爱人的病好得快,就必須做一些犧牲,難道你不希望你爱人重振雄風嗎?難道你不希望有一根粗粗的,硬硬的大東西送入你的桃花源,讓你快樂嗎?”

    盧醫生的話很大膽,很挑~逗。

    “你……你怎么能這樣說話?”

    王丫丫的俏臉一下子就涨紅了起來,他還從來沒有聽過一個陌生男人在她面前說這種露骨的話。

    “我只是打個比喻,你爱人的手術雖然不是我做的,但我早上例檢的時候就知道你爱人的大東西很強大,你一定很滿意你爱人的大東西,對不對?”

    盧醫生小心奕奕地解釋。他很有耐心,一個出色的外科醫生通常都很有耐心,否則有時候長達幾個小時,甚至十幾個小時的手術是很難應付。

    “恩……是……”

    王丫丫無法否認她迷恋馬二狗的大東西,她知道盧醫生說得很正確,每次當馬二狗的東西送入她的桃花源時,她獲得的滿足感是她從來沒有過的,她所經歷的男人中,也沒有一個能讓她感覺到如此強烈的刺~激,包括張飛飛,張飛飛的男根也很強大,但無法與馬二狗相比。

    “眼前這一根呢?好象也很粗,好象與馬二狗的怪物有得一比,好長啊!”

    王丫丫紧盯著眼前的大東西,她內心發出贊嘆,甚至想到如此長的大東西,如果送进自己的桃花源里會不會把桃花源頂破呢?

    “既然滿意,那我們就不要浪費時間,可以開始了嗎?”

    盧醫生悄悄地又邁进了半步,這次他的大東西離王丫丫的小嘴只有一公尺而已。

    “好……好的,你……你說吧”王丫丫心跳得厲害,她似乎有些眩目。

    “治療阳痿等性功能障礙除了吃药和注意飲食外,按摩和挑~逗的輔助治療尤其關鍵,因為很多阳痿患者都是由心理因素造成的,所以我們特別注重這個輔助治療手段,我介紹幾種:第一步就是‘按摩’然后就‘口交’、‘乳交’和‘性交’,我們先說說‘按摩’,王小姐,請你握住我的大東西,我先教你怎么按摩。”

    盧醫生抓住了王丫丫的小手,搭在他的大東西上,那大東西已經赤紅,猶如一根燒紅的鐵棒。

    “喔……不。”

    王丫丫本能能想甩開盧醫生的手,但她發現盧醫生的手很有力,她甩了幾次都甩不掉。

    “我們的時間很寶貴的,請你配合我們的工作,好嗎?”

    盧醫生雖然警告王丫丫,但語氣非常地溫柔,他還露出了可以殺死女孩子的笑安。

    “恩。”

    王丫丫回答的聲音細得就差一點只有她能聽見,她偷偷地看了醫生一眼,然后羞澀地側了側頭,不再看那根讓她心跳的大東西。只是,她的小手不再掙扎,而是很順從地搭在了盧醫生的大東西上。

    接觸大東西的那一瞬間,王丫丫像觸電似的缩了缩手,她又猶豫了,不過,盧醫生卻扳開了王丫丫的手指,讓她的手指合攏,真正地握住了這根又烫又粗的大東西。

    “不能不看的。”

    盧醫生笑道。

    聽到盧醫生的笑聲,王丫丫更害羞,大東西滾烫的熱力通過了她的手掌傳遍了全身,這時,王丫丫不但感到湿,還感到熱,她很想脱掉身上本來就很薄的上衣。

    “一只手抓住蛋~子,另外一只手握住肉柱,然后順時針或者反時針旋轉上下,記住,對待你爱人時,千萬不能直接上下套动,避免由于动作過于激烈而影響阴茎充血。”

    看見王丫丫重新注視跨下的大東西,盧醫生盡可能地把話說得專業些,深奧些,他知道王丫丫正一步步地墮入了他設計好的陷阱。

    王丫丫又緩緩地伸出了左手,握住了皺巴巴的子孫~袋,幾根卷曲粗韌的萋萋芳草刮到了她的嫩手上,她敏~感地抖了抖,隨即,輕輕地揉~搓著蛋~子,嘴里小聲地問道:“是這樣子嗎?”

    “是的,旋轉呀,慢慢旋轉。”

    盧醫生偷偷地呻~吟了一下,那種奇妙的舒服感彌漫了全身,他甚至有了喷精的感覺。

    王丫丫的右手輕輕地握住大東西,慢慢地陀旋而上,到了大東西頭处又陀旋而下,大東西在她中越來越猙獰,越來越硬。王丫丫似乎有點喜歡抚摸這個東西了,發亮的大東西頭,凸起的青筋,凌人的氣勢,盡管這個猙獰的家伙散發出熏人的氣味,但王丫丫似乎越靠越近,她的鼻子離這個大東西只有五公分的距離了,不知不覺中,王丫丫小手旋轉速度越來越快。

    “好的,下一步就是咬了!”

    “咬?”

    聽到盧醫生說咬王丫丫心頭大震,心想:該不會讓我吃這個臭臭的東西吧?除了馬二狗外,我連張飛飛的都沒有含過,難道要我含老公以外的大東西?我……我可以含這個東西嗎?這么臭,除非……除非他洗過,不然,我才不會含呢。

    “你咬過嗎?”

    盧醫生問,看著王丫丫阴晴不定的眼神,他依然小心試探,不敢鹵莽。

    王丫丫害羞地點點頭,她暗罵:馬二狗就經常無緣無故地讓人家吃他的大大東西,這家伙不但不清洗大東西,有時候居然和人家做~爱到一半時候就把大東西拔出來,叫人家吃,真是的,那大東西上還有一些白白的分泌物,真討厭。

    “但現在的咬與你平時與爱人的咬不一樣,因為你爱人海綿体的血管多壞死,所以要多用牙齒,用牙齒疏導血管,刺~激血管再生能力……”

    盧醫生的見解似乎很有道理。

    “牙齒?你的意思讓我一邊含,一邊咬?”

    王丫丫很迷惑。

    “是的,哦~你真聰明。”

    盧醫生大加贊賞王丫丫。

    雖然一直在解釋,但王丫丫手上的动作一直沒有停,她旋轉得越來越熟練,除了上下旋轉外,她還揉著盧醫生的蛋~子,不知道有意無意,她的手指掃過了盧醫生的會阴,這里是男人的敏~感部位。

    “用牙齒咬,男人會不會痛?”

    王丫丫害羞地問道,她已經在幻想著咬一咬手中的這根大大東西,這大東西充滿了致命的诱~惑,王丫丫心想,如果眼前這根大東西是馬二狗的,她會毫不猶豫地吞下去。

    “這個力度就要你來熟練掌握了,而且咬的地方在阴茎的根部,這里的血管最多。你最好試一下,我可以指給你看是哪一個部位。”

    “我……我不想試了。”

    王丫丫連忙搖頭。

    “不試怎么行?你都不清楚是哪個位置,來吧,含下去后我告訴你在什么地方用牙齒咬。”

    盧醫生突然向前一大步,粗大挺直的大東西一下子就貼近了王丫丫面前,碩大的大東西頭不小心碰了一下王丫丫的飽滿的唇瓣。

    “啊……唔唔……”

    王丫丫猝不及防,嚶咛一聲,剛想開口說什么,那碩大的大東西頭卻如有靈性一般,趁機沖进了半個大東西頭。

    王丫丫這時才反應過來,她急忙想把大東西頭吐出,可是盧醫生的反應更快,他雙手如閃電般抱住了王丫丫整個頭部,王丫丫驚慌地望著盧醫生,她的腮幫高高鼓起,粗大的大東西頭已經毫不客氣地占據了王丫丫的口腔,也許是大東西太過粗大,王丫丫的眼淚都差點流了出來。

    “對,別动,噓……別动,你爱人的~性~能力能不能恢復就看你的了,一開始你可能不習慣,別擔心,你適應一下。”

    盧醫生想想身在醫院,時間不能拖太久,況且有個死人還要处理,所以他才決定貿然出手,用一點強制的手段。他更害怕夜長夢多,因為見到王丫丫的第一眼,他就無法控制地迷上了王丫丫,不但偷聽王丫丫做~爱調~情,還因為偷聽被發現而殺人。

    盧醫生殺的人不多,只殺過二十三個人而已。遇到自己喜歡的女人更少,只有兩個,王丫丫就是其中一個,他喜歡女人有一雙修長結實的大~腿,他更喜歡女人的唇瓣豐滿圓润,王丫丫的唇瓣就很豐滿,很圓润。他迫不及待地希望被這個性~感的嘴唇包圍,包圍他亢奮的大東西。

    “……唔唔……”

    王丫丫的反抗沒有盧醫生想象中那么激烈,不但不激烈,她甚至緩和了下來,只是她的眼睛依然看著盧醫生,那眼神帶有驚慌,無奈,但更多的是羞愧,她想不到自己竟然不反抗。

    為什么呢?王丫丫問自己,得到的答案卻是不清楚,她只覺得很對不起馬二狗,但她身体滾动的欲~望卻是那么強烈,強烈到足以把一切羞愧擯棄。

    “來,抓住。”

    看到王丫丫不再掙扎,盧醫生強忍著呼嘯而來的快~感,拉起王丫丫垂下的小手,重新握住了他的大東西。他感覺到了一種吸力,吸力來自王丫丫的口腔,他欣喜異常地把大東西又頂进了一點,這次,王丫丫的小嘴完全包安了粗大的大東西頭。

    “恩……”

    王丫丫感覺自己的唾液在大量分泌,就像小孩子看見了诱~人的冰糖葫蘆一樣,垂涎欲滴。她兩只小手握住了滾烫的大東西,輕輕地吞了一下,才緩緩緩地拉了出來,把整個大東西都拉了出來。

    這次,盧醫生并沒有阻攔,他溫柔地笑道:“真不好意思,我也是救人治病心切,我這是替你著急呀,聽你說準備要結婚了,結婚那天鬧洞房,可是春宵一刻值千金。如果你爱人不行,你開心不開心?”

    盧醫生一番話,把王丫丫說得愁眉紧鎖,呆若木鸡,他連忙再火上澆油:“新娘穿婚沙和禮服很漂亮,但沒有性生活,新娘一定不幸福。”

    “咳,咳。”

    王丫丫干咳了兩聲,一邊平復自己的急促呼吸,一邊小聲嗔道:“那……那你也要等我有準備呀,這樣冒失放进來,那么粗的東西,人家怎么受得了?”

    王丫丫想起剛才口腔爆滿,還心有余悸,她用嫩嫩的手背擦了一擦鮮紅的嘴唇。

    “好的,慢慢再含进去,盡量地含进去,到了大東西的根部,你就用牙齒輕輕咬,記住是輕輕咬。”

    看到王丫丫不帶怒氣的嬌嗔,盧醫生內心大為驚喜,他為剛才的鹵莽沖动暗暗慶幸,心想,看來老天一定是在幫助我。

    “唔……”

    這次完全由王丫丫主導,她看了大東西一眼,然后盡量地張開了小嘴,緩緩地含住了粗壯的大東西頭,一股電流迅速流遍了她的全身,她的大腦一片空白,本能地把粗大的大東西塞进了自己的口腔深处。

    “哦~”壓抑了很久的盧醫生終于忍不住地發出了一聲呻~吟,他雙手搭在王丫丫圓滑的秀肩上,輕輕地摩挲著,然后慢慢地往上摸。脖子,頸,耳朵……

    “恩~”王丫丫拉出大東西,又一次含了进去,每一次都深一點,不過,她慢慢發現,大東西摩擦口腔帶來的快~感愈來愈強烈,她變得躁动不安,小~穴里也不斷有湿湿的感覺。

    王丫丫無法控制越來越迷亂的神經,她開始忘情吞吐嘴里的大東西,頻率越來越快,豐沛的口水润滑了进出的道路。王丫丫發現自己竟然是那么老荡,就像一個貪嘴的小貓,正在饕餮大咀嘴邊的腥魚,這看起來已經不是在學習治病的技巧,簡直就是和情人做~爱前的調情。

    “哦~”盧醫生干脆半閉上眼睛,享受這麻酥的快~感。

    “恩……唔唔唔……”

    王丫丫貪婪地吮~吸著,她的小手配合著上下套动,粗大的大東西在她口中不斷變粗變硬,還開始不停跳躍,王丫丫很擔心,擔心盧醫生會在她口中喷出精液,雖然她喜歡蝌蚪粥的味道,但盧醫生不是自己的丈夫,她不允許口中留下別的男人蝌蚪粥。

    王丫丫馬上停下了吞吐,偷偷地看了一眼盧醫生,他發現盧醫生很陶醉的樣子,心中暗嗔:什么嘛?這么陶醉舒服的樣子,明顯是假公濟私嘛。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