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大結局

小說:鄉醫風流升官記 作者:東門嫣紅

    +

    所有的人都看著屋子的中間,看著那團如豐彗星般旋轉不已的冰塊,看著萬千小冰凌中的那個冰雪麗尸。

    牛得力到現在都無法形容自己的震撼,無法形容自己看到的是一種什么樣的美。

    先前那女尸是僵立著的,靠著一股寸勁而沒有倒;現在,它卻在动,在舞。

    是的,牛得力驚駭地發現,那連雪兒的尸体正在萬萬千千的冰塊中跳舞。

    那些冰塊再也不分散開了,就像太阳系的行星圍繞著太阳在運行,它們都以連雪兒為圓心,在那里飛速地轉动。

    小丫頭呵!這時的她看上去多么真實,多么鮮活,多么美麗,穿著的那件石榴裙,又給她的舞姿帶來了什么樣的神女般的縵妙!

    是的,石榴裙,溫馨一直以來看到的都是掛在那里的裙子,放在地上的裙子,抓在手中的裙子,從來也沒見過它是這樣穿在她的身上的,而這個時候看上去,它才是活的。

    是的,它在那里舞动,它以驚世駭俗的美艷在冰塊中旋轉飄逸,正是由于它,早已逝去的小丫頭才像活了一樣,也在那里柔美至極地跳著舞。

    害怕嗎?牛得力和溫馨更多的是激动。

    在他們的眼前這時舞动著的絕非女尸,而是原先的她,是生時的那個鮮亮純美的小丫頭。

    她低眉垂目,玉面含情,就像是一轮十五的月亮在云影中穿越。

    兩條胳膊還是那么珠润玉白,輕輕舞起,讓人似見千手觀音在彗星中隱現。石榴裙鼓起,露出了兩條玉足,它們看上去是那么纖巧,同時又有著驚人的力度,竟然像她當年在舞蹈學院當學生時那樣以足尖著地,輕靈起舞。

    這時候的她像是又跳起了《天鵝湖》,空中似有音樂為她伴奏。

    牛得力和溫馨哭了,因為從來也沒有看過她跳舞,這時的她,好像是專門為他們而舞,為了全世界,為了所有的人跳舞!

    那么詭異,那么神妙,那么輕靈,絕非任何人間之舞可比,也沒有任何的言辭能準確地形容。

    這絕對是夢中之舞,不僅舞者是在夢境,觀者也無一不覺得飄飄出塵,離開了真實的世界。

    此時的她多么像一個銀色的夢呵,就在他們的眼前閃著幻影,閃著微藍的光。

    她極力向人們表達著什么,暗喻著什么,那么深刻,那么重要,可是,人們能懂嗎?人們能看出她用最后的靈魂向人們做出的最美的啟示嗎?

    華光突現,所有的人都不由得一眨眼睛。

    這時才看出,是那石榴裙!

    是它在旋舞之時鼓得更高,飄得更美,帶出了一片鮮艷奪目的光芒。本來素白如羽的裙裾,這時不但在下邊閃出粉紅花色,而且在 。上面也有了一朵朵的花瓣在飄荡,似是裙子的一部分,又像是從什么地方飛來要貼到裙子上。

    終于落定時,它們還是一片片都嵌在了裙裾的下半截,上面還是一片素白,白得令人目眩。

    可是,那是一些什么樣的花呵?它們是真正的石榴花,一朵朵像是從天際飄出,嬌紅如酡,醉艷欲滴。

    每一片花瓣都是那么嬌小柔嫩,像是一片片少女的紅唇,哆嗦著,因為害羞而發抖,因為過度的美麗而悸顫。

    所有這些嫩唇卻聚合成了一朵朵碩大的花,本身就像是一個清純的女子在那里凝眸沉想,翩然欲飛。

    皎潔的裙腰配以燦紅的裙擺,趁出了小丫頭的柔姿綽体,就像玉環揚歌,碧玉生輝,再有一分鐘似乎她就要活了過來,就要用自己的清亮的喉音吟風詠月,誦出我們每一個字都聽得懂的天外綸詩。

    然后,最驚心动魄的一幕就出現了。

    小丫頭還在那里舞蹈,石榴裙還在忽焉往來,裾帶飛舉,可是忽然之間它們就不再动了。

    不但小丫頭端立不动,那石榴裙靜寂如逝,就是那千千萬萬塊冰凌也忽然停止了運动。

    就在同一秒鐘里,一切都靜止了。

    小丫頭還在低眉垂目,唇帶微笑,玉秀的長頸微微彎下,苗麗的身影還在擺出舞姿。一切還是那么縵妙,還是那么輕靈,一切都保持著超凡絕逸的樣子,芳香的空氣似乎還在傳遞出最后一個樂音。

    然而,她不动了,石榴裙不擺了,所有的冰塊圍繞著她一直在轉啊轉啊,忽然間也都不轉了。

    天啊,這是一幅什么樣的景象呵,它大概持續了十秒鐘,一分鐘,也許是五分鐘?

    人們完全沒有了時間的概念,只是看著屋中間的那個光團,以小丫頭為中心的那個光環。

    這時候的她多么像一個小小的銀河系,所有的冰塊都是星星,圍繞著她飛旋,可是她凝立在那里,似在聽著什么更玄美的聲音,它們也都靜下來,保持著原來的軌道,只是僵在那里,紋絲不动,跟她一起諦聽著那任何人也聽不到的动靜。

    這時候,所有的冰塊都變了,原先它們是一片晶白,這時候卻五光十色,好像世間有多少種顏色,它們也就有了多少種顏色,絢麗奪目,令人眼睛再也看不明白。

    小丫頭和她的冰塊就呆在那里,似乎是她們仍在盤旋舞动,而靜止的是我們這個世界,是呆在這個世界里的我們這些旁觀者。

    因為只有她才代表著純潔,絕對的純潔。只有那些冰塊才能襯出她的美,丹華無限的那種美。

    它們無法在這個世界上生存,無法在這個空間里向我們表達,更不能永遠以那種舞姿向我們傳遞宇宙間那最神秘的信息。

    于是,它們離去了,飄逸向另外一個時空,一個我們永遠也不能啟及的時空。剩下的,只有小丫頭那靜止的倩影,那些跟她同時凝寂下來的冰塊,還有你,你這冰清玉質的石榴裙。永遠在那里飛舞的,只剩下了她的靈魂,那曾經生活在我們這個污染了的世界上的最动人的靈魂…………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