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主神之威

小說:艷情鄉村 作者:萬鳥歸軟巢

    主神?沒錯,這的確是李花鳳口中發出的聲音,自然,這稱呼是在向那朱福順所說的,而且還是說的斬釘截鐵,說的那叫一個干脆,并且,在月色的照耀下,你可以看到李花鳳此時的眼神,那就一個忠誠不渝,在看待朱福順的時候,已經不想之前那么的隨意,反而帶著一種如神靈一般的仰視,似乎是一個卑微的螻蟻在瞻仰一尊天外神尊的神采……

    很奇怪是吧,這李花鳳只是吃了朱福順的家伙而已,要知道,男人這東西被女人吃的不在少數,不僅是一個大都市里的口支會所,這種事情,哪怕是在鄉村里的田間地頭也不少見,在我看來,這種技術之所以會那么盛行,應該是從女人涂口紅那里得到的靈感吧,畢竟,不是這樣,又哪會可以發現女人紅唇的風采呢?

    回到主旨,說到李花鳳因為吃了朱福順的,也正是因為如此,激發了朱福順体內隱藏了足足數年的電流,而這股電流呢,又有極大的妙用,就如當初沒有將朱福順電死一樣,這一次,這股強悍無匹的電能也同樣沒有對李花鳳造成什么傷害,只是,卻直接傳入了這個鄉野寡婦那簡單的大腦,看此時的場景,更是讓這個李花鳳,徹底的淪為忠于朱福順的NU隸!

    李花鳳說了一通奇怪的話語之后,但見朱福順只感覺一股強悍的電流又從下方部位流回了体內,最后,直達他的大腦之中,如此一番變化,朱福順原本迷茫模糊的意識愈發變的清明起來,慢慢的,慢慢的,直接從剛剛呆傻之中掙脱了出來,直到最后變的和往日一樣的精靈。

    朱福順恢復了意識,不僅如此,之前所發生的一切,包括李花鳳對自己所說的表忠誠自我獻身的話語,朱福順也沒有忘記,這些東西,在電流的作用下,就如一幅幅的影像一般,連同電流一起都傳回了朱福順的大腦之中。

    “嘿嘿!

    擁抱你?是吧——

    親吻你?是吧——

    寵幸你?是吧?”

    恢復清明的朱福順,可全無之前那本的呆傻,就好像之前是在親爱的SHEN子面前裝傻充愣,如今一旦把這個身材姣好,面容俊俏,**不可方物的SHEN子搞到手,頓時就變的精明好色起來。

    鑒于之前李花鳳所提出的要求,朱福順就好比一個十世大善人一般表現的尤為的慷慨,紛紛一一照做了,而且服務不可謂不到位,等到李花鳳反應過來之后,她那如雪的容顏,嫩白的脖頸,早已蓋滿了無數艷紅唇印,甚至還有幾道不甚明顯的咬痕,不僅如此,再看她渾身的衣物,也早已不復存在,不知被誰拔去已經丟在了旁邊的牛棚里的草堆之上,而李花鳳在那透进來的月光的照耀下,圣潔高雅,皚皚似雪,更是晶瑩玉透,ROU体橫陳,堪稱一道上天賜給朱福順的開胃大餐!

    “主神!花鳳想你了!”開胃大餐低吟般開口了,隨后,跨開步子走进了朱福順觸手可及的位置。

    “嗯,主神也想你了!”然后只見朱福順馬上就把李花鳳扯著玉脖,使她微微一頷首,诱人的TONG体一弓來到了朱福順的懷里,頓時香软入懷,不想一個守寡多年的寡婦,竟然隱隱可以散發出一股处子般的清香,這股清香竟然險些讓朱福順MI亂。悠然之中,朱福順大手在李花鳳胸前的兩抹嫣然了幾下,沒想還果真堪比处子,這紅菩提好硬好彈,另朱福順兜在手心里,幾欲不舍得釋手。

    把玩了一番之后,朱福順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原來,自從他聽說李花鳳喊自己主神的時候,總有一種刺耳的感覺。雖然吧,他也很清楚,這個女人之所以會臣服自己,一定是因為他本体之內那詭異的電流,似乎這很難解釋出個道理,不過,事情就是這樣的,由不得朱福順不信。自然,朱福順也已然接受了這個現實,可是呢,若是兩人所在的世界主神主神的稱呼,那也沒啥,只怕是,若是放在整個村子里呢?肯定是不合適的,于是,朱福順便安排讓李花鳳改了口,還是像往常一樣,喚作他為順子。

    安排好了最后一點,朱福順趁著月光欣賞著懷里這具美妙的存在,打看了一下四周,又是牛棚那種好隱秘的場所,一般人自不會來打擾,良辰美景花月夜,恐怕說的就是此時的場景吧?良辰美景自是不假,雖然身旁的美人老了一些吧,可總歸是該有的都有了,作為一個朱家村最后一個处男,朱福順哪里還會感到不滿足呢?

    如今,朱福順其中一只大手,流連了兩顆櫻桃一番,已然來到了那片水草豐盛的*********,三根手指夹起其中一撮**********,手指滑动間,指甲更是時不時的劃過那草之下隱藏的**********,也就是這若即若離的輕輕一劃,頓時感到那里吐出了一股熱潮,那股熱潮瞬間就將***********地帶全部打湿,使的朱福順的手上更是變得黏稠起來,輕輕的拿到鼻翼間嗅了一下,甘甜香醇,不得不令人以為,方才那里流出的是那天來瓊瑤之水。

    至于那李花鳳,也正是因為被觸碰到了*****地帶,也完全從那剛剛被肆意奴役的狀態之中恢復了出來,神識一动,反應尤其激烈的一番掙扎,也不知道是拒絕還是順從的輕吟道:“啊!順子!不要!不要!放開那里!”

    只見朱福順聽過之后,微微皺眉,一臉苦惱相:你說到底是要放開,還是不要放開呢?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