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4章 無奈的結局

小說:野村那些事兒 作者:斷欲

    王海亮接到了夏威夷史密斯醫生的通知,打算到外去治病了。

    他的已經不行了,肝昏變得更加厲害。

    史密斯先生跟他通了電話,說在夏威夷等著他,而且所有的手術設備都準備好了。

    明天他就要上飛機了。

    沒有人知王海亮能不能回來,或許再次回來的時候,只是一個骨灰盒。

    他是Z市的驕傲,是全省城的驕傲,也是人的驕傲。

    他是遠近聞名的中醫,醫術之高超,可以起死回生。

    而且他的制廠也全聞名,大梁山生產出來的材還有飲料,已經銷往了全各地,遍及了東南亞。歐洲跟美洲的市場也全部打開。

    他的醫術在外也是赫赫有名,特別是發明了暗病疫苗,填補了際生理病上的一項空白。

    可他卻無治療自己的癌癥。

    偏趕上今天是清明節,海亮早上起來,拿了紙,蠟燭,還有元寶,決定到大梁山上去看看。

    媳婦帶娣跟四個保鏢陪著他。

    他要給前玉珠燒紙,給死去的丈娘孫上香燒紙,也給自己的好哥們大夯哥燒紙。

    來到了大梁山的山坡上,王海亮看到了一座座墳頭。這里一點也不寂寞。

    有王家的老墳,有李家的老墳,有張家的老墳,他的爺爺,奶奶,親,全都埋葬在這里。

    這邊是玉珠的墳,旁邊是丈娘孫上香的墳,不遠是大夯哥的墳。張二狗跟大癩子的墳。還有他忠誠的獵狗,黑虎的墳。

    再那邊是李老實,老實嬸,還有當初大地震,大火災,大暗病中死去的那些人的墳。

    那些墳頭上都長滿了青草,代表著一個個存在過的靈

    每一個靈都有一個悲慘的故事,每一個靈都記載著一段真實的歷史。

    他們見證了大梁山三十多年的滄桑理巨變,見證了大梁山從貧窮一點點走向富裕。見證了一個時代的歷史。

    海亮覺得自己是幸運的,他是從哪個時代滾打過來的,上天讓他經歷了這一切,就是為了讓他同樣見證一切。

    這些人的墳將永遠向著大梁山,他們的也將永遠跟著大梁山一起抖……。

    王海亮覺得自己的一生沒有虛度,他領著村民們修大路,開工廠,跟疾病搏斗,跟瘟疫搏斗,跟大洪搏斗,跟一切自然災害搏斗,讓大梁山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山村,赫然屹立在省城的經濟巔,付出的勤苦可想而知。

    江山依舊在,幾度夕紅,他又想起了當初那一張張熟悉的笑臉。

    玉珠那婀娜的姿,恬妞人的笑容,二丫**的聲,還有帶娣跟他在一起時候的歡愉。

    他看到了胡子拉碴的王大夯,看到了里別著煙袋鍋的老實叔,看到了丈娘孫上香。

    看到了一臉橫的大癩子,看到了面帶獰笑的張喜來……

    他覺得對得起天地對得起良心,對得起跟他相好的三個女人,對的起死去的爺爺奶奶,將來死了埋在大梁山,也對得起這里死去的每一個靈

    他做人坦。盡到了一個大梁山男人應該盡到的一切責任。

    紙跟蠟燭燃燒了起來,不單單是王海亮,附近上墳的人很多很多。紙灰裊裊升起,彌漫在山里,泛出一不知名的香

    王海亮一口煙,深有感觸說:“大夯叔,建軍,你們站起來看看吧,今天的大梁山跟過去不一樣了。

    海亮沒有辜負你們的期望,你們沒有完成的一切,海亮都幫著你們完成了,你們可以瞑目了……。”

    山坡的不遠傳來一陣嘹亮的歌聲,那是二丫在縱高歌,唱的還是那首不太行的歌曲,名字無名草。

    你是荒郊外,一株無名草,沒有花一樣的妖嬈。雨里生長風里飄搖,一生風雨知多少?無名草小小的無名草,你在青的角落寂寞地舞蹈……有誰肯為你嫣然一笑。

    你是苦崖上一株無名草,沒有樹一樣的依靠,寒霜侵襲,烈煎熬,一生冷暖知多少……。

    聽著這歌聲,王海亮徹底的謎了……

    人世間,人人都是無名草,只不過每個人的活不一樣。有的遭遇了風雨的襲擊,變得更加茁壯,而有的人卻生長在溫室里,經不得任何風雨。

    他一口煙,濃烈的煙霧從長滿胡子的巴里發出來,臉上就洋溢起那種幸福,好像回到了久違的從前……

    看著暮落下,海亮背起手,在帶娣的攙扶下慢慢走下了大山,大山就映出一片金

    男人走下山坡,看著那個苗條的影在沖著他笑。

    那女人正是二丫。

    二丫是從大西北趕來的,因為她知,男人王海亮要去夏威夷了,這可能是她見他的最后一面,所以特來送行。

    王海亮問:“二丫,你咋回來了?”

    二丫嫣然一笑說:“想你,聽說你要到美去,特意回家送你的,還以為你走了呢。嚇人家一跳。”

    海亮說:“不到子,明天才走。”

    二丫問:“海亮,你這段時間還好吧?”

    二丫發現男人在苦苦持,海亮已經快不行了,都瘦成了一張皮。而且搖搖墜。

    王海亮就拉了一下旁邊帶娣的手,說:“好,很好。”

    帶娣說:“姐,既然你回來了,那就家里去唄。”

    二丫說聲:“好。”于是就過來跟帶娣一起攙扶他。

    兩個女人,一邊一個,攙扶著他的手,海亮覺得自己很幸福。

    男人笑了,笑的很甜。

    第二天早上,海亮要離開村子了,準備上飛機走。

    臨行前媳婦帶娣開始收拾一切,有棉衣棉,秋衣秋,大大小小裝了好幾箱子。

    女人說:“不知的天氣冷不冷,咱倆到哪兒以后,會不會手忙腳亂?”

    王海亮說:“有錢啥都好辦,天昊已經在哪兒給咱們包了房間。兒子都安排好一切了。”

    看著子可的樣子,男人忍不住,抱起女人,輕輕了兩口。

    帶娣一個勁的躲閃,說:“孫子,孫子還瞧著呢,你呀,老不正經。”

    王海亮的孫子,天昊跟芊芊的兒子梁梁就在旁邊。

    梁梁拉著爺爺的手,問:“爺,你去哪兒?”

    王海亮說:“美,一個人人都說很好的地方。”

    梁梁問:“那美美不美?”

    王海亮說:“不知,但是我知咱們大梁山很美。”

    “爺,那你還回來不回來?”

    “當然回來,這里是我的家,這里有你,有你奶,你爹,你娘,有你姑姑,你老爺爺,我怎么可能不回來?”

    “爺,那你帶我去唄?”

    “你還小,將來長大了,爺就帶你去。”

    眼看著時間不早了,外面的汽車在滴滴鳴響。帶娣不舍拉開孫子,挽著男人的手,一步步來到了家門口。

    家門口非常的熱鬧,因為大家都知王海亮要到夏威夷治病了。全村的人都來送他。

    首先看到的是二丫,接著是父親王慶祥,兒子天昊,還有兒媳婦天天。

    旁邊是他的丈桿子張大,還有他的丈娘大白梨。

    在后面是閨女靈靈,女婿楊洋,再后面是所有的鄉親,有張拐子跟喜鳳嫂,有如意跟小曼,有憨子跟小燕。張建跟芳芳。

    最讓人可喜的是,素芬跟寶栓哥也在里面。

    他們全都眼巴巴看著王海亮,同樣不舍。

    王天昊跟靈靈一下子撲了爹的懷里,說:“爹,你早去早回。我們離不開你,全村的群眾離不開你,大梁山也離不開你。”

    王海亮點了點頭,看了看邊的幾個兒女,都在落淚。后不少鄉親都哭了。

    海亮上去一個個安她們:“我是去治病,又不是上刑場,你們哭個啥?”

    二丫一下子扎過來說:“人家怕你回不來嘛。癌癥可是不治之癥。”

    王海亮說:“切,我王海亮是打不敗,壓不垮的,放心,我一定可以活著回來。”

    二丫噗嗤笑了,打了他一拳:“那好,你答應俺,不許食言。”

    王海亮說:“一定一定,別哭了,我也舍不得你們。”

    大家呼呼啦啦相送,來到了村口的小石橋上。

    小石橋上的那顆老槐樹還在,老槐樹不知多少年月了,三個人都抱不過來。

    去年夏天的一場雷雨,閃電把大樹劈斷了,從中間劈開,變得黑乎乎的。但是大樹依然枝葉茂盛。

    王海亮覺得自己跟這顆老槐樹一樣,雖然和村民分開了,但還是連在一起的。

    海亮說:“大家回去吧,我少則一個月,多則兩三個月就回來,我還要領著大家伙,往更加幸福的路上走。一定不會食言。”

    大家默默沖著他擺手,王海亮也擺擺手,在帶娣的攙扶下上了汽車。汽車漸行漸遠,大梁山群眾的影也漸行漸遠。

    終于來到了機場。一陣飛機的轟鳴聲過后,王海亮終于騰空而起,沖上了白云藍天。

    透過機窗,他再一次看到了大梁山,俯覽大梁山的感覺更加讓他愜意。

    首先看到的是獵狗小白跟斗牛梗米菲。小白領著大山里的狼群在姑娘上沖著飛機吼

    密密的狼群仰望著高空,無數的蹄子刨在地上,掀起塵土一片……。

    其實小白已經等在這里很久了,就是為了送老主人最后一程。只不過它們的目標太小,變成了一個個點。

    不遠的桃花跟梨花已經全部落盡,展出了一油亮的枝條,豆大小的桃子,蘋果,核桃,梨子,剛剛形成果實。預兆著又一個豐收年的到來。

    一片云霧下,他看到了姑娘,看到了斷天涯,看到了飲馬河,看到了葫蘆口的那狼谷,也看到了老虎嶺。

    那是一片云霧繚繞的人間仙境……。

    那是一片不為人知的世外桃源……。

    《全書完》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