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男人主義

小說:欲望鄉村 作者:夏愚


凌通辦事也是快捷,很快就約好肖縣長。
我在縣zhèngfǔ門前碰見凌通的。
“林縣長,剛剛去找你,他們說你出去了。肖縣長這邊我是好歹把他拖過來了。地方也訂好了。”
凌通一臉的得意,可見請上肖縣長,那實在是件不容易的事。
“好啊,那要謝謝你了,凌哥。”
“劉紫薇是你的人,你自己去把她叫過來,這個就不要我代勞了吧?”
凌通朝我笑笑,那笑容分明有一種曖昧。
“怎么是我的人,你這家伙可不能亂說啊!”我在他肩膀上輕輕給了一拳。
凌通說的沒錯,劉紫薇已經是“我的人”,但我沒有把她與我的后半身聯系在一起,就是說,我不會娶她為妻。這一點,我也曾經向劉紫薇點明。關系歸關系,婚姻和爱情又是另一回事。一個男人可以很隨意和另一個女人發生關系,卻不會隨隨便便找一個女人做妻子。我這種想法或做法也許很自私,很男人主義,但這就是我的婚姻哲學。
我一個電話,還是把劉紫薇叫來了,一起陪肖縣長吃飯。
肖縣長真是夠“yīn”的,凌通一提起周敏敏舅妈的事,肖縣長一口就回絕:“不行,這事不行!”
一點回旋余地都沒有。
劉紫薇也幫著說:“肖縣長,說起來,我還跟這個人有點親戚關系呢。”
劉紫薇腦子也轉得快。劉紫薇跟周敏敏舅妈是親戚關系,跟蔡縣長豈不也連帶著親戚關系,肖縣長這個面子該給吧?
“那也不行,這是違反原則的事。”
肖縣長自己也覺得這句話太“硬朗”了些,后來又加了一句:“紫薇,如果是行政事業單位調进企業那還好辦一些,企業进事業,不好辦。”
行政事業單位是鐵飯碗,旱澇保收,企業是自負盈虧,單位效益好,職工收入高,企業效益不行,職工工資就低。事業进企業,那是米筐里的老鼠掉进糠筒,誰愿意啊,如果這樣,還要求你肖縣長?
“你就通融一下吧,肖縣長,政策是死的,人是活的,就看如何運作。又不是調整領導,一個職工的調动,不會有什么影響。”
凌通劉紫薇轮番對付茅坑里的石頭一樣冷颼颼**的肖縣長。
“你錯了,領導調整還好辦一些,往往都是因為工作需要,偏偏是工人調动,找不到正當的理由,控制又嚴。”
真是個油鹽不进的家伙。
我算是見識了肖縣長的“yīn”,如果不是看在凌通和劉紫薇的面子,這席“鴻門宴”他也不會參加的。
凌通頻頻向我使眼sè,我知道他的意思,是讓我親自向他肖縣長開口,看看事情有沒有轉機,存不存在一線希望。我沒有理會他,低頭只顧喝酒吃菜,好像那件事與自己無關,竟是凌通或紫薇他們的事。其實我表面淡定,心里何嘗不急,我當然希望把事情辦好,好向周敏敏邀功,討好這個自己心儀已久的大美女。我親自說,有效果嗎,答案是否定的,我知道我谷子的面子也不夠大,肖縣長不會為了我谷子而去“違反原則”。
這是一次沒有氣氛的宴席。
后來,劉紫薇又單獨找過肖縣長一次,肖縣長答應可以在縣里幾家企業單位任選一家,我想,這也是他最大的“通融”了。不看僧面看佛面,肖縣長看的不是凌通的面子也不是劉紫薇的面子,當然也不是我谷子的面子,肖縣長看的是蔡縣長的面子。
這件事情,看來也只能這樣了。我在辦公室給周敏敏通了電話。
“敏敏,事業編制現在很紧,一下子可能进不了,等以后有機會再說。”
我沒有一下子把話說死,讓周敏敏心里還抱有希望。
“谷子,怎么會這樣,你是副縣長呀,這樣的事對你來說還會難嗎?”
這個周敏敏,副縣長又不是呼風喚雨的神仙,要什么就能有什么?想怎樣就能怎樣?
“敏敏,我不是說了嗎,現在主要是沒有指標,再說,我也要跟分管領導溝通是不是,分管的副縣長答應了,只要有了指標,優先解決你舅母的問題。現在,他已答應可以在企業單位里面調整,縣里的所有企業,你舅母可以任選一家。”
我真是兩頭受氣,肖縣長那邊冷漠的“原則”,周敏敏這邊嗎,我谷子費了那么大的jīng力,聽她的口氣還以為我沒把這件事上,不賣力似的。以為是大街上買大白菜啊,一手交錢,一手就能交貨?
“反正,”周敏敏在電話那頭說,“谷子,我舅妈的事,你還要繼續關注,进到行政事業單位才是最后的目的。”
“好好好,我盡力就是。”
和周敏敏通電話話,凌通剛好就在我辦公室。放下電話,我搖搖頭就對凌通說,你看看,這樣了,周敏敏這妮子還是不滿意呢。
凌通就笑著說,林縣長,你這樣不遺余力幫她的忙,如果還不能把周敏敏弄到手,那就虧大了!林縣長,你是不是沒有機會上手,你完全可以把生米做成熟飯啊,等生米做成熟飯了,還要那么煞費苦心拍她的馬屁?只怕她屁顛屁顛跟紧你后面,怕你老兄甩了她呢!
我當然有機會,但我和周敏敏的關系不是定位在逢場作戲這個層面,我是打算娶她為妻的,是打算和她和和美美過rì子的。我要的是瓜熟蒂落的結果,而不是霸王硬上弓式的把生米煮成熟飯。
“凌哥,你以為周敏敏是‘美雅爾’的劉靜安,哦,對了,什么時候請我去‘美雅爾’品茶喝咖啡?你這家伙也是啊,把人家劉靜安勾上手,就只顧自己快活,就過河拆橋,把朋友丟在一邊了?”
“林縣長,你還別說,”凌通一臉壞壞的笑,“自從你走后,‘美雅爾’的老板娘常常念叨你呢,說那個又帥又和氣的卷毛小伙子怎么那么久都沒來了?這次正好給你辦了事,好歹把周敏敏的舅妈挪了一個地方,也該敲敲你的竹杠了,晚上說定了,去那里喝藍山。”
強力推薦夏愚又一力作――《黑道之道》
吳勇是退役高級軍官吳忠的獨生子,讀書不多,卻師從武藝高強的章洪山學得一身功夫,當兵三年后分配在市公安局,后來放棄鐵飯碗下海經商。他人脈廣,頭腦活絡,搏擊商海獲取巨大成功,他個xìng張揚,桀驁不馴,又重情重義,廣交朋友,在潛州很有威望,很有影響力,有人這樣形容他,吳勇跺跺腳,潛州抖三抖!他后來成了潛州頭號富商,有人羨慕,有人妒忌,更有人把他看成是潛州的黑社會頭目。池雄是潛州公安局副局長,和吳勇同年退伍,一起分配在公安局,吳勇商海搏擊,池雄仕途奮斗,一路升至潛州市公安局副局長。他是吳勇的哥們,也有人把池雄看成是吳勇的保護傘。當一張嚴打黑惡勢力的大網在潛州悄悄張開的時候,吳勇能不能安然無恙?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